百日

枝松葉牡丹

【岛国】夏日怪谈

*久违的岛国组,好久不写有点脱线
*非国设




夏日一意孤行带着涔涔,濡湿的太阳翻滚着空气,如雨蝉声不绝于耳,懒懒躺在榻榻米上的男人轻微睁开了眼,翠绿的瞳比门外淋过雨的紫阳花叶还要更剔透美丽。

亚瑟抓了抓胸前,发现自己穿的不是熟悉的家居服而是松垮的浴衣时才反应过来。

这里是日本。


而且还是在乡下的一座古民宅里,托友人的福他有幸在这里度过一年中最为炎热的季节。

「你醒了。」

清晰微沉的男声与出声人那过分年轻的面庞奇异地相称,亚瑟忍住想多听几句的想法迷迷糊糊地回答舒展着有些酸疼的四肢,他真是不懂为什么有空调这种方便的发明非要躲到这种地方,他不喜欢这种闷热的心慌的感觉。

夏天人不是很容易觉得又困又懒完全不想动吗?自觉有足够理由的亚瑟靠在了坐在矮桌的本田菊身上,好不自在。

「啊啊啊……」本田菊没预料地惊呼,却也没推开人,但一个成年男人,姑且是比他更加强壮的,全身的重量也并不是说能忽略就能忽略。

「亚瑟先生……你不热吗,两个人靠在一起会很难受的。」

「我知道的,就一下,我还有点累。」抬不起身子的英国人也不知道是夏困还是前几日夏日祭怂恿菊带他穿着木屐到处逛累坏了,亚瑟没明说其实菊身上总是凉凉的,他一点都不讨厌靠近。



本田菊悄悄地叹了口气,仿佛是放弃了反抗,任由这个偶尔会孩子气的男人。他邀请亚瑟来自己老家避暑也是希望他能在忙碌的工作中休息身心。

他没有任何私心,至少现在是。


墙上时钟渐走,本田菊放下手中的事务取下眼镜,他侧
过头看着正吃着他切好的冰凉西瓜坐在阳光下愉快地向院子里吐籽的人,差点失笑。


「亚瑟先生,你想不想去外面吃晚饭啊?」


「你做的就挺好」专注于清凉西瓜的亚瑟没有回头,留给本田菊一个“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的帅气后脑勺。

「今天……今天我也想休息,我们出去吃吧,就是街拐角的那家。」本田菊观察着对方的反应,那是家冷气开的可足的店,在这种乡下算是不多能让英国人满意的地方。

「哦?好啊!我也想去那家!」忘记形象的英国人立即放下西瓜两眼发光,好啊好啊他要空调他要冷气他要啤酒。

高科技万岁!







日本夏天的夜晚是宁静的,尤其是在人迹罕至的乡下,河水从石桥下流走,街上沿着或明或暗的灯光,经过的两人木屐轻轻作响。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啊。」亚瑟由衷地发出感叹,「以后我们再一起来这里吧。」

「……我很少回老家这边,不过这次恰好有时间而已。」菊有些迟疑地推辞。

「……诶……一时兴起吗」望着河水流走的暗处的亚瑟的轻声嘀咕被水声盖过听不清楚。

明天他就不得不返回英国,不是因为有什么公事只不过是家里来了电话希望他早点回家。

他虽不乐意,但也没法拒绝母亲的要求,他尊重他的家人,所以一切事也都尽数满足他们的要求。

亚瑟甚至将尊重摆在了爱之前。

这种时候他便有些羡慕几乎独自长大的菊,没有父母也就没有了很多枷锁,不过这种话他倒是不会直说。没有了可以约束自己的俗物,却活的比谁都自律,拥有着谁都无法模仿的禁欲感……自他认识本田菊这个人过后,他便有了这种感受,并持续被这种气质吸引。

不同于家人,他大约明白自己的那份感情该如何称呼。


「亚瑟先生,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亚瑟不留痕迹地转移视线,「明天我就要回国了……」你都没有想对我说的吗!

明明夏日祭那天晚上自己的试探应该是有传达到的啊……大概。


比如菊帮他穿浴衣的时候他灼热的眼神啊……不会没感受到吧。


比如走在人群中会主动牵菊的手啊……虽然自己因为穿不惯木屐差点摔倒。

比如像其他男友对女友那样帮她捞金鱼射击啥的……结果不重要。

至少,至少看烟花的时候他觉得气氛很好所以亲上去了……虽然菊后来就跟没事人似得。


亚瑟感到尤外地头疼,感觉自己一个大男人却像个高中生一样。因为是第一次吧,真心的认为喜欢上谁的感觉,任谁都会感到无措吧他这样安慰自己。看着那与年龄不符的稚气侧脸想看出点端倪奈何本田菊天生是个喜怒不流于表的人,这让他稍稍有点失望。


「亚瑟先生如果觉得无聊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讲个怪谈。」

「哈?」

「挺有趣的。」


「这我知道问题是……而且你觉得日本的怪谈会有英格兰的可怕吗。」这点他倒是有出身大西洋岛国的优越感,光伦敦的一个白教堂区就可以扯出一大堆鬼故事。


「你不听听怎么知道」菊巧妙地绕开了话题,笑容可掬的样子让人感到亲切,但他偏白的脸色在夜晚倒有些吓人,「当做夏日纳凉也好。」







那么,开始了。

“生魂崇人”发生在离现在遥远的平安时期,主角光源氏一生的风流韵事不作多提,其中,六条御息所是位身份极高才貌兼具的女子,虽是光源氏的婶母,但确实是位令男子留恋的佳人。

几度纠缠,再矜持的女人也抵挡不住爱情的诱惑。可惜光源氏是个薄情的,当他为着怀孕的正妻而忽略这位被他用甜言蜜语陷入苦恋的女人时,六条御息所灵魂出窍化作般若附在了正妻葵姬身上,不出几日葵姬便过世了。

在这位可怜的女人一面惶恐于自己因为嫉妒而灵魂出窍的时候,光源氏因此的疏远更是令她身心煎熬。

最终出世,留下一个女儿和令其终身守处的嘱托。

后世的人,既会用“般若”形容因嫉妒变得邪恶的女子。

求而不得,无心之下化作鬼面附身于他人的恶灵。







「……」

「你说的该不会是那天我在街上买的那个面具?」亚瑟沉思了一会,想起前几日他随手在街上买的一个长着犄角和阴森的牙齿笑起来毛骨悚然的能乐面具。

「……」卧槽他本来是打算送给他母亲的。

「那个……姑且算是吧。所以,千万不能轻易将那个……特产送给谁啊,尤其是女性哦,亚瑟先生。」菊故作煞有其事的样子,忍住嘲笑的冲动,眼里闪耀的光辉暴露他其实乐在其中。


「切……」英国人暗自咋舌心里把推荐那玩意的店主骂了个狗血淋头,「这哪能算的上是个怪谈,我倒觉得只是个悲哀的故事。」


本田菊突然感觉到自己微凉的左手被什么牵住了,牢牢地不肯松开。他收起玩笑意味眯起眼看着不做声走在左前方的沉默背影,猜不透心思一时竟有点失招。

「我也只觉得是个悲哀的故事,不过是今天看到你准备带走的东西一时想起的……那,那我再讲一个?」这次他带着有些讨好的意味。

前方的人猝不及防地停下脚步,害得菊差点撞上他的肩,缓过神来耳畔便传来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话,他还来不及看清对方表情。

「这次就算了。」

「啊?」什么算了?

「不如你来英国,我给你讲。」保证比这更渗人更阴森更骇人更胆战心惊。


「作为……作为这趟旅行的回报!可以的吧!你不信可以试试再多讲几个,反正绝对不会比我家乡的可怕!」


亚瑟其实以前便对日本传统怪谈颇有兴趣,但他现在更愿意听这个男人口里讲的故事。他感觉他会更加喜欢那些莫名其妙的怪谈。



所以,一个怪谈,交换一个夏天,如何?



本田菊望着那对认真的绿眸中的自己,那看起划算又无可厚非实际热血冲动的条件,他还是想笑着答应。



「好啊,我去。」










夏天最好再长一点,长一点。











——————————————————————
感谢看完
那啥😂想说那个怪谈其实只是我突然想到的,千万别多想,反正我没想
随意吧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