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朝菊】雪樱(一)

*《等待》的后续故事
http://a--lion.lofter.com/post/1d53e6ab_8ab1302
*人物大量私设慎入
*顺便应时祝岛国情人节快乐

———————————————————————


01.




2.10

宫城县.仙台市.新干线仙台站

日本东北地区的冬天比其他地方都更长更冷,像个与世隔绝的雪国。

在夏日里常青的两排榉树叶子会随着秋季的降温变成褐红色然后在度过漫长几个月后直至现在依然有大量的积雪压在它们身上,与天空连成一片。刚过完新年的宽宽的街面上没有太多行人,不说外地人只要是在当地居住有一段时间的人大都愿意待在温暖的家里和家人一起度过无聊的一天,在这种时候外出不是找罪受就是不得不出门。

“咯吱咯吱……”

踩着皑皑的白雪一深一浅前行的男人,金发白肤、身材瘦高、脸部大半缩进羊毛围巾,紧包着地黑大衣看得出来剪裁手艺不凡。深翠的眸子被不规律呼出的白氣遮掩,亚瑟柯克兰回头望自己一路走来脚印,眼底缓缓波动着看不明白感情,他像个漫无目的的旅人,不着痕迹地继续孤零零地向前走去。

亚瑟快被冻结的大脑整理现在的状况。

自己出生于英格兰,在大学读完书几年后来到日本然后选择在宫城的东北大学任职,直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左右了。他一个异乡人从零开始为了努力适应环境这段时期一直借住在曾经在英国一个大学的朋友家里。他叫本田菊。

亚瑟的父母甚至朋友基本都不会知道本田是他从大学时期就在意的不得了的人,赴日的原因这个人也占大半。

同居了一年他和菊一开始还有些睽久不见的生硬,年少时那种悸动仿佛还留在二人之间,本是段该早早夭折朦胧得不知所谓的脆弱感情......亚瑟只明白在本田归国后的时间,他的爱意却只增不减,无论之后有多少漂亮女孩出现。他来日本之前根本没想过要先知会对方一声,亚瑟希望自己是个惊喜。

牵手、亲吻、拥抱这些已经满足不了二十八岁的英国人,朝夕相处之间逐渐跨越了界线。亚瑟并不在意那些如同虚设的伦理道德,在发现本田也不反感这种关系便毫不犹豫地深陷其中。

“跟一个男人住在一起你也很辛苦。”

坐在站内长椅上,亚瑟翻了翻手机信息......没有任何短信......粗眉烦躁地纠结在一起。

他今天问起菊关于他父母的事,隐晦地想传达“希望我们关系得到家人认可”的意思,但平时虽有些冷淡但温和的人却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没那个必要,你想在这住多久是你的自由。”

那样不清不楚的回答不就是炮友了吗……

亚瑟在那一瞬有种无地自容的感受,仿佛这一年自己就是只跳梁小丑。大脑一片空白的英国人就这么在谁也没注意的时候走到了这里。

为什么是地铁站啊......亚瑟在心里问着,也许,他一个人在外面待久了有点想家了......那他也应该去JR干线之类的地方……唉,他没带钱包,在找到下一个落脚点的时候也只好先待在着,说不定有那个好心人愿意把它捡回去呵呵。



“各位乘客请注意,车即将到站,请退至黄线......”

站台上喧喧嚷嚷混杂着各种声音,有上班族不耐烦地连
看几次手表望着到站口嘴里不断咕噜着,担心着下一个业务是否赶得上,有刚放学的附近中学的年轻学生,讨论着接下来是回家还是怎样云云,甚至有小孩好奇地指着异域人奇异的外貌嘴里咿呀着……亚瑟沉默着闭起了双眼,他现在是不是该有些绝望了。

以前,很久以前,也有过这种无力感。

所有的等待总是迟迟到来,比如记忆里那辆油漆斑驳的火车,比如亚瑟柯克兰迟迟无法开口的言语。日本少年要离开,消失到他看不到的地方,他站在人烟稀少的月台上,隔着车窗和不短不长的时光遥望。亚瑟猜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火车的喘息会使那人愈加忧伤,他们如初始时不敢对视,他只能再看一眼那人如常的平静面容,虽然那人埋着头,像在叹息,像在沉睡。

然后,与他挥手告别。

他是个后知后觉的人,一直等到若干年后才开始追逐那
份搭载火车消失在远方的思念。虽然现在是大失败……大概……说不定自己一直以来对本田和他现在的生活而言都是个负担,毕竟他虽然冷淡却不是个会狠心拒绝别人的人。

是个温柔的人啊,他一直都知道,但温柔的过分乃至疏离让人不安。本田菊从学生时代便是这样了,即便如此他还是喜欢这个人。

喜欢的。




“呼啦——呼啦——”

电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在耳畔逐渐清晰起来,亚瑟动了动被冻僵的身体朦胧地睁开眼才发觉自己已经坐到了深夜。

他睡着的时候......没哭吧,亚瑟揉了揉眼角抹去了不知何来的水汽。

黑色的隧道被夜色拉长至很远很远,远的令人看不清。

下一班车,什么时候来。

刚苏醒的大脑因为低温还迟迟没有太多的知觉,亚瑟就这么继续待在原地默默地看着今天不知来回了几次的有些老旧的电车外皮,直到有人打开拉罐吸引了自己注意力。

“喀拉——”

如雪般突然出现的男人,黑色短发上还有些细碎的雪花,和他裸露在外的肌肤几乎融为一色,对方是有着可爱名字的,害自己现在浑身冰冷的罪魁祸首。

“要来点热咖啡吗?亚瑟先生。”

低低的嗓音好像有些感冒的征兆,本田菊浅笑着问英国人。于他而言同居人突然出走的理由原因都对他不重要,亚瑟在猜这个男人心里想的是对朋友的担心还是单纯的责任心,或者更差,说今天是偶然来这边有事自己是碰巧遇见的。

无论哪个,亚瑟都开心不起来,都让他无法再像往常一样对待面前的这个人了。

也许在所有人眼里自己的感情是多么可笑,他从来没想过犹豫。唯独这个人的想法他在意得不得了,但他又偏偏无法问出口。

“外面又开始飘雪了,亚瑟先生,我们该回家了。”

“不想回去......我挺喜欢的......雪。”

“........是吗”,本田菊直接坐上长椅的另一端,神色淡然道“那我陪你。”

“哈?!你自己先回去啊!”亚瑟突然有点火大,但其实如果本田就这么走了他可能更难受。

“……想回英国了嗎。”了然对方别扭性格的菊一语中的,虽然原因其实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被看穿的亚瑟默不作声,反正在猜心思这方面他从来都是输家。

“那该提前就预定……”

“谁说过要回去的话!”英国青年脸上的神情认真地恐怕会让自己都惊讶,但随即又有点泄气,“至少……现在不会。”

本田菊抓着罐子的手指有些发白。

沉默地喝完手中的咖啡,日本人突然站起身走到平时站一块总得仰望的人面前,第一次居高临下般。漆黑的瞳色在灯光下显得冰冷,他俯下身。

清淡的咖啡香气暖暖的慢慢融入口腔,轻柔的动作不带做作,一个不带情欲的吻。

如果亚瑟没有记错,这是本田第一次主动。

“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放心回家了吧。”离开的两瓣柔软有些发抖,不知是气温的原因还是什么。

本田菊径直走向了出口,他身上的衣服其实单薄得不应该这种时候出门,他的步伐有些急,像是不想让人追上或者害怕自己突然改变主意。

外面的确在飘着雪,轻轻盈盈落在本田菊的肌肤上融化,仿佛找到归属般的飞蛾扑火。


手臂上一紧本田菊觉得自己好像撞进了个温暖的地方,
硬硬的,和他一样在颤抖着。跑着出来的亚瑟还在喘着粗气,热热的白气包围着日本人的头发、耳朵、嘴唇、身体。

长长的接吻使两人在雪地里都有些喘不过气,但亚瑟看到了,在本田那黑瞳里落进了点点细雪,像是嘲讽般令他心动。干燥的手抚过日本人嘴角的黑痣,带着点湿气、柔滑的肌肤,用带着温度的手去触碰,仿佛就会融化似得像雪一样。

他如同再一次被魔咒诱惑。



“我说了我不回去......我就是块牛皮糖你别想甩掉我。”

“…………你大言不惭个什么啊……”有些幼稚的话语令怀里的本田不自觉嘴角上扬,却显得那颗黑痣更加诱人。亚瑟没忍住再次吻上去。


有雪开始落进英国人的露出的领口,肯定很冷吧。菊觉得雪其实非常可怕,有人喜欢它它却没有半分表露喜好的意思。

真可怜。

如果有人经过此处大概会把我们当疯子吧。

明天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后天也会和明天一样,时间只会不断折磨他们两个疯子,还有他的腰。本田心里这么想着。











———————————————————————

两个人的性格都很笨拙啊╮(╯▽╰)╭我的努力了
能看到这的你真得非常感谢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