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朝菊】寒暄

*六十分段子扩写


来不及换下的军靴哒哒地穿过医院自带消毒水味的白色走廊,和沿途的政府部门人员各自打过招呼后,行色淡然的英国人才逐渐步向深处。


医生的叮嘱亚瑟都记得,不要刺激,不要激动,病人需要静养。良好的教养使他完美地答应了医生,虽然他不认为那个病人会如常人所料的那般,不然他也不会在门口踌躇许久了。


室内的光线过于白亮,看来望着窗外的病人并没有调整好窗帘的角度,以至于亚瑟一瞬间以为那人便要融散在白色的空气中。


“我还以为自己可以去死了呢。”


绑着绷带的苍白脸颊转过来,口里漫不经心地自嘲着,原来日本人也是有幽默感吗。


“肋骨断了5根,眼部头部收到重创,外伤大约就是这些,至于你里面发生了什么你最清楚。”


“亚瑟桑你还忘了算上我的风湿,这次总算可以待在阳光下修养了。”日\本,不,本田菊口吻轻松地诉说着他多年的痛苦,谁会知道在阴湿的军事基地里运筹时他有多难受。


而且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现在是战败的一方。


亚瑟坐上离床不远的木椅上,他深深地注视着这个看似脆弱的单薄身影。之前抵死顽抗的人仿佛都只是假象,他永远猜不透这个日本人的心思,就像猜不中他的年龄一样。


“还好吗?”

“如您所见,但愿我家乡的人过得还好,不然我会跳起来去揍阿尔先生的。”

“你应该先照顾好自己为先吧!不……不对,我不是想说这个……”


亚瑟尴尬地收回话尾,他一开始地镇定都喂狗吃了,这样的病人根本让人放心不下,天知道他激动个鬼。亚瑟有些苦恼地揉揉自己的眉间,却发觉菊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目光柔和得不真实,仿若结盟时那会,安静地等待着诉说。他竟然有点想哭。


“呐,本田……”


那些光鲜的道理、礼貌的寒暄都该留给别人,他其实只想将战后错过的几年的琐碎甚至废话与这个日本人悉数道来,然后悄悄观察着那张沉静的脸是否会有波澜。


他曾经的挚友会听到最后一刻,他知道。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