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朝菊】温柔

*以前的六十分段子扩写

*我就是这么无聊



认识本田菊的人总会用“温柔”来评价他,而当其本人听到时,除了轻微避开了视线若隐若现着苦笑,心里难免有些无奈。


大和男儿总给人很极端的印象,本田也是如此。他给人以近乎水的感受,没有固定的形态,抓不住靠不近,仿佛根本不存在世上。


菊会对每个照面的人问好无论男女,上司提出不合理要求时即使瞬时愣神也会无条件接受,男同事吃饭撒汤女同事丝袜破洞时他不会转移视线,或者谨慎着等待着别人的求助,自然的姿态不会令人不适。


他明白自己的丑陋。一旦有更为耀眼的存在出现,他的虚假可能无所遁形。


“你好,我是亚瑟柯克兰。”“本田菊……请多指教。”


他只是水,最温柔的那个人,真正温柔的人,从来都不是他,而应该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继续着他所陌生的生活。


您说是吧,亚瑟先生。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