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终夏

*六十分



七月流火,凉意渐来。


一年一度的隅田川花火大会,东京人总会对此类事物乐此不疲,无论老少。


于外国人而言,亦好似那静游在心底的金鱼终于有了染红外界的机会。


红红的,笨拙的,毫不丑陋的潜藏在心脏深处。


然而,突如其来的大雨,连那张向来温润的脸上也添上了一丝郁闷。


日本人不时回望过来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抱歉,今天看来不能留下美好的回忆了。


可惜,他就差一步就可以说出口了。


打湿的和服,逐渐升起的闷热,哄拥而过的人群都将化作背景,一旦明白一份感情它便会轻而易举默不作声操纵你的视线,绅士也不例外。


从天而降的烟花多纯粹啊,美得不容许它再多停留。


即便转瞬成灰。


自嘲自己是烟灰,无声勾起的嘴脸掩饰着失落,这个夏天,命运已定。


言语早已无力。


唯有落进瞳内的光辉永恒。


亚瑟·柯克兰永远记住了这场烟火,永远记住了站在身侧那个还在欣赏的如老头般感叹的男人。


夏天总还是会离开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