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归处

*六十分


  透过高处稀稀索索交叉的叶面,夕阳勉强地留下最后的热量试图温暖那个正在踽踽独行的身影。

  皮靴粗暴地踢开挡路的荆棘,夸张的裂口从身后一直蔓延至胸口,那被血水打湿的宝石反射着男人僵硬的面部。


  走了多久了啊。


  拖沓的步伐泄露这个海盗已无力前进的绝望,他好累,好累。

 

  他迷路了。

 

  即使是再熟悉不过的树林,没有那个人的带路,他还是不喜欢在这种地方逗留,分不清南北真他妈怂,他还有脸自称大海的霸主。

 

“Hell!”


  亚瑟自嘲地咧嘴却拉痛了眼角,扭曲的表情比咒骂先一步暴露,再走不出去他看来就得在这待一晚了,直到该死的西班牙人滚蛋。

 

  风来的突然,吹开了他破烂的大衣和生疼的伤口,亚瑟使劲拉拢他的衣袖然而有个鸟用……忽然好想念热乎乎的温泉。

  还有干爽的毛巾和清淡的日本酒。

 

  英国人悄悄哼起了小调,简短的东方歌谣现在成为他聊以慰藉的。

  即使歌词他无法全部理解,干涩的日语发音也是他完全凭借记忆回想的……因为只有那低沉的温柔嗓音会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人的一生何其短暂。

记忆于他,便是最珍贵的宝物。

 

  无论拥有过多少金银,多少权力,无论经历了惨绝人寰的天灾还是阴暗恶心的争斗还是现在以命相博的战斗。

  笑声掌声唾骂声总会埋葬于岁月,不断失去又再次获得,该说他早就看透了吗像个老头,亚瑟明白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决绝。

  至少,他已经能够承认自己真正渴望的了。

 

  无奈的离开靠着的树干,他犹豫着该往哪个方向时瞄见了一丝柔和的黄色,义无反顾的,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光明。

 

  说不定,他找到出口了。

 

 


 


  木屋内古朴的陈设依稀可见,打开纸门的人惊诧地望着从树林里走出的人。那双琥珀瞳里隐秘地翻滚着情愫直到目及那张狼狈的脸上勾起的弧度……真是丑的前所未有。

  冷冷的月光勾勒出还有些不稳的身影,翠叶般的眸子闪耀着光亮,孩子气的笑容令人发指。

  本田菊轻叹着一边走出来,踏着木屐缓步到那人之前,这段距离他走了有多久呢,大概会是一辈子了。他终究是摆脱不了,这个会让人担忧心痛的存在。

 


  “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