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下雨

*六十分


欲言又止的灰蒙天空从另一边散开,仿佛预示着润湿的肌肤。本田菊收回视线,拿出漆黑的伞,对,是他们一起买的那把。

虽然现在打伞为时过早,但本田菊深信那人说的“不可预知,反复无常”,无论是伦敦的雨还是东京的雨,都非常的任性。


亚瑟·柯克兰,一定也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他对此深信不疑。


插进口袋的手摩擦着硬物,默默走了一条街后,细细的雨丝已经布满视线。

“喂........是亚瑟先生吗?”他还是忍不住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熟悉的数字。

“啊......本田?怎么,这个时间.........”

“有打扰到您吗。”

“不......不会........”

“这边下雨了,如果想睡还是挂掉吧。”

“等一下”,悉悉索索的拉帘声,“这边也是,连着几天了,那该死的雨精还真不知道消停.......”

本田菊禁不住暗笑出声,刺耳的抱怨在他听来也是一种可爱。雨,伞,熟悉的街道,从中寻找到彼此的联系,他能为之高兴不已。他可能是病了,病的不轻不重但冗长渐重,仿佛无法关掉电话那头的清晰嗓音。


“现在您还是继续睡觉吧,在下也是很心疼话费。”

“真的没什么事吗。”

“没有任何问题,今天就当做是我脑子发热........”

“I love you。”

“诶?”

“晚安。”


盯着手机界面的琥珀瞳悄染上暖意..........真是猝不及防的安慰啊绅士先生,这份轻易察觉他人心思的细腻到底是好还是坏?他不知道,本田菊默默地继续他的路,雨可以拂过他的衣袖颈发,但他现在已经对此毫不介意。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