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怪谈

*六十分


“亚瑟先生注意脚下。”

“这些红木都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

“这里是天神的小道哦。”

“天神的小道?”


亚瑟停下脚步,奇怪地环视着于异国人而言通往深处的鸟居木,浓郁葱翠的榆树荫笼罩着四面,木叶狭小的空隙留下了斑驳的光影,幽深的石阶仿佛通往天堂,却令人分不清是在向上还是向下。


“有一个怪谈,说来也应该是事实。”本田菊走在前方,回望后面止步的人。

“在日本非常贫穷的一段时期,小孩子不像大人们一样耐得住饥饿,父母不忍孩子受苦便把他们带去深山里杀掉,以减少吃饭人口。孩子出门时很开心,但不得不死掉……鬼魂也许会附在母亲身上,虽然很恐怖但还是要去拜祭。”

“去的那条路,回来的那条路,便是这里。”


跟在后面的英格兰人没有作声,粗眉轻微地蹙起,可能是信仰鬼神怪力的国/家往往对这种事更加敏感。本田菊悄悄的握住那双微凉的手继续走,骨节分明的尺寸和自己的刚刚好。


通行了,通行了

这是哪里的小道

这是天神的小道

轻轻通过 到对面去

如果没有要事 就不需通过

为了庆祝孩子 七岁生日

请笑纳钱财 保我平安

顺利出行 难以归来

.................


清冷的男声低低地吟唱,清晨微凉的空气传递着遥远的音色,浅浅的笑容试图安慰着踌躇不前的人,无奈的歌谣听上去也不那么悲凉。

亚瑟回握着那只同样僵硬的手,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刚才让他难过的不是沉默,只是有些无力,因为他还无法真正为身边的人分忧。


“会觉得恶心吗?那也算是在下的一部分。”

“如果介意我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哦呀您意外的胆大,阿尔先生死都不肯来神社拜祭,明明是祈福的。”

“那你也来试试好了,大/英/帝/国在怪谈方面绝不输人。”


轻叩地面的木屐和皮鞋渐渐同调,他们是去里面的神社祈祷,祈祷能一同颤抖迎接的未来。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