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西瓜、面具、图书馆

*南伊一周话题


暗橘色的日光高高落下,如拼图般的窗格在无尘的地面投射出残碎的绚影。瓦尔加斯家的藏书塔如一座孤立于世的钟塔,总能让人不自觉从远方遥望,为这个家族悠久的历史肃然起敬时心中也难免惴惴。

清扫场地的仆人叹口气,能出入那里的的人,今日又少一个。


“咔啦——”


精致的木门被粗暴地踢开,一位青年以不容抗拒的气势冲进这片圣地,一边踢开挡道的书本,一边皱着眉头环视四周。


“费里西安诺——”


顶层的角落,白色的窗帘随风飞动,吹开了少年额前的碎发。逆着光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膝上放着一本相较他瘦弱身形略显宽厚的古籍,小小的脸垂在狭小的空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为什么不来参加老头子的葬礼。”罗维诺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他现在像只快炸毛的小狮子。 “........有哥哥在,应该没问题的........”沉默半许,许久未开嗓的声音有些沙哑。

“混蛋凭什么都推给我,那是你的工作是你的!”

“今天的太阳很灼人啊.........所有人竟然都来了”,年幼者蹭了蹭那焦黄的纸面,第一次读的就是这本吧爷爷。

“废话.........你觉得,你可以逃吗。”

“Ve~怎么会,我知道的哦哥哥”费里西安诺突然站起身,轻松般转向还未沉下的西方,“我必须和底下那些人一样,我不会忘记的。”家族还需要他们,就算戴上虚伪的面具,他也不会逃走的。


刺眼的光线模糊了脸部的轮廓,罗维诺侧开头,刚才的愤怒都沉入了阴影,不想去揭穿啊他怎么会猜不到那个人的表情。


因为,是兄弟啊。


“最后,费里西安诺向哥哥提问”,轻快的嗓音仿佛刚才的低落都是错觉,“番茄经常欺负西瓜,说明明是个绿玩意还口口声声说喜欢它,为什么............”

罗维诺一把扯过那个在逞强的弱小的肩膀,年幼者那张布满泪痕的脸直接贴上他胸口洁白的衬衣领。


“笨蛋,再敢抛下老子一个人哭我就揍你了。”


温热的水渍逐渐触感到费里西安诺的脖颈,快要忍不住地哽咽声从他们的喉腔慢慢涌现。费里西安诺搂紧这个同样脆弱的颤抖身躯,他还没说完呢哥哥,那是爷爷........经常给他讲的笑话。


答案是,西瓜里面只剩番茄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