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英你】A Dream

*如果你也向往着England   少女


毕业这一年,你怀着强烈的意愿,不顾家人的反对一个人来到了英格兰。

因为无论如何,你都很想见一个人,一个促使你把这种疯狂的想法化为现实的人。


最后一天,你到了伦敦南部的泰晤士河,远望去,入海口充满了繁忙的商船,上货下货纹丝不乱。你突然回想起那段黄金时代,那人从这里出发,来往于英吉利海峡和新大陆,迎着海风驰骋大洋的传说。只是,现在好像已没什么人会再去提及。


小船划开宁静的水面,恬淡的景物仿若静画般,初来乍到的你兴奋地问船员“那是伦敦桥吗?”,由你小小的童年里深刻的记忆,那首童谣几乎顺口而出,


“Londun bridge is following down,following down......”


可惜友善的船员只能无奈地告诉你,那是“伦敦塔桥”,是人类的杰作,在风雨的折磨下,屡兴屡衰,无法结束见证历史的使命,如那人一样。


船慢慢靠近河畔,你迫不及待地踏上陆地,赶往远处的那个大建筑。诺曼与哥特融合的特色风格强调了这座大教堂在英国人心中的地位,沉重悠远的大钟声不紧不慢地回响着,你静静聆听着这洗涤身心的声音。


但你又一次失望了,你没有在人群中看到熟悉的身影,而且,这里面枯燥得就好似一个王室的石头史书,墓室累累,纪念碑林林,却找不到那个被埋藏在历史背后的存在。


夜幕降临,你不得不提早赶上地铁,往自己的酒店归去。明天一早,你就将告别这座岛了。

路上,你不断回想自己这几天的历程。

有去过那个坎特伯雷大教堂,藉由那本故事集,你充分幻想了自己与那人相遇时高谈阔论的场面,和一个纯粹的英格兰人探讨英式幽默应该是件很有趣的事吧。有去过巴斯小镇,你在布莱特街淘到了不少陶瓷和刺绣,很想找个人秀一下。甚至有去皇家剧院看过一场《哈姆雷特》,昂贵的价格让你遗憾无人能陪你一起欣赏。

也许,你最初的热情已经要消磨殆尽了。


你走在坎布里亚郡的步行道上,一面感觉树林传来灯光逐渐清晰,一面快要放弃心中的小小愿望。

橘黄色的灯光在夜里湿气极重的环境下显得尤为温暖,你一直没敢去当地人的Pub,想着干脆再最后疯狂一次好了。


门铃并没有打扰到任何人,低矮全木的屋子里的布局十分传统,数个房间相连,都很小,你甚至看见了年代陈旧的壁炉。

光着膀子喝酒的老妇和围在一起大笑的邻里邻居........你紧张不安地徘徊在原处,果然“外地人很难融入”这句话不假。


就在你打算转身出去时,一个暗金色的脑袋吸引你的注意。


穿梭于狭小的空间,为客人端上食物与美酒,不会责怪大声喧哗吵闹的人们,并始终微笑着和他们谈论当地趣事。


你找到了,不,应该说你终于遇见了。


深吸了一口气,你尽量稳住自己激动地快不听控制的身体,要矜持,他应该不喜欢疯狂的人。


“Hi,柯克兰先生。”你希望自己的口音不会引起反感,但如此热情的问好你自己也感到惊讶。

深绿的眼睛诡异地看着你,虽然只有一秒,他便又埋头准备着他的工作。

沉默好许,你都以为自己太过冒犯,他才幽幽地回答,“在这请别叫我姓氏,女士。”

“还有,我们认识吗?”

“并不,但我是来见你的,亚瑟先生。”你毫不羞耻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心想连称呼都会计较真是严谨。

熟练地调酒姿势轻巧地切换着,你一直以为他会是个军人般的形象,原来国家化身也喜欢体验不同种类的身份吗?

“那是我的荣幸。”你没有忽略他微红的耳垂,虽然声音听上去依然那么镇定,“那么,您需要点什么呢,女士,如果可以的话我推荐当地的bitter,但是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你不自觉摸了摸自己有些稚嫩的面孔,好吧,你承认自己看上去并不是该来这里的人。

该喝什么好呢,你纠结着看着大部分看不懂的菜单,小心翼翼地指了下“chocolate”。

亚瑟好笑地看着你皱成一团的小脸,道歉说自己没提醒你这种名字并不符实,苦躁的气味在你的口腔里窜动。太恶心了.........你默默地(在心里)踩了他一脚以发泄自己几天来得不快。

“什么?你竟然一个人跑到英国来了!”

你想把自己在这里的见闻都与他分享,当听到你的各种惋惜时他都只是一笑而过,并未勾起任何波澜,却没想到男人会对这件事起那么大的反应,“想来就来勇者无畏”难道在这里是犯罪?

“一个女孩子...........别总是让人担心,尤其是你的家人啊。”亚瑟缓和下自己激动的语气,试着用长辈的语气和你分析出门在外的种种弊端。

“女孩子要珍惜自己,特别是不能被某些猥琐的男人给骗了,我和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你望着对方认真的眼神,感觉自己也有些醉了,心满意足了,自己可以不用伤心地和这里说拜拜了。


“再见,亚瑟先生,我明天就会回家了。”

长篇大论的男人被你突然的告别打乱了节奏,这场奇迹般的偶遇,也是时候结束了。

“那么,再见.........能与你相遇......再好不过了,My lady。”柔和的光晕下,他眼里的笑意像是要流淌出来,周围的嘈杂仿佛都不那么重要了。


“...........说这种话不会觉得脸红吗,亚瑟先生。”

“这是讽刺,笨蛋女人!”


归家后,你开始整天待在书桌前学习,不再旷课遗交论文,开始规划自己的每一天。

母亲诧异你巨大的改变,明明爱睡懒觉死不起床的毛病怎么去趟外面就解决了。

你将一个又一个好奇的家人和朋友推出房门,不会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开始有一个梦了。





希望可以陪在他的国家身边。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