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噩梦

玩六十分上瘾了,把lofter当记录地点了。


童话风……算是吧


本田菊大概一只妖怪。

他钟爱着人类的梦境,每晚都会吃掉一个。人们称他为梦貘之类的,虽然本人的回答是「不」。


第一晚,他来到了一栋小洋楼,阴森的花园内荆棘丛生,鲜红的玫瑰让人不寒而栗。欸?怎么有哭声?


一缕月光透过高高的玻璃窗投进黑暗,一团娇小的布被紧紧地包裹住颤抖的人,只露出了蓬乱的金色小脑袋。


噩梦吗?


还是个很小的孩子,好像是当地大家族的遗孤,父母兄弟无一幸免地永久离开了他。


本田菊叹了口气,好吧,今天就吃这个吧。


轻手翻动着不安的小身体,不料谨慎敏感的孩子突然睁大眼睛,直直瞪着陌生的入侵者。


好险,一个手刀解决了。


第二晚,他来到了一条街,雨浸湿的路面发着霉味,鞋底的滑腻的苔藓也并不那么让人喜欢。


就在本田菊准备离开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时,偶然,真的是偶然,发现了那个靠在角落里的身影。


少年的脸上尽是挂彩,密长的睫毛挂着微小的水珠,破烂的布料并未成功覆盖他苍白的皮肤。


看那紧锁的眉头,又是在做噩梦吗?


本田菊决定吃掉这个梦,并希望这孩子未来能做个好梦,顺便,留下了一把雨伞。


他走的时候,并没发觉身后半睁的绿眸。


第三晚,他到了一座港口,沿岸的方向尽是腥味的海风,夕阳缓缓降落至边缘,染红了半边水天。


真是幅美丽的画面,能有更多人看到就好了。


余辉洒在了黄色的土墙上,躺在看台上的人似乎是累得睡着了。基于好奇,或者说职业操守,本田菊暂时放弃了欣赏落日。


那么,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英挺的五官,精瘦的身材,沙金色的头发被撇在耳后,弓形的睡姿暗示了不良的梦境状况。


工作工作工作工作工作。


他将男人的头小心地放在自己的双腿上,微凉的手安抚着他的额头,致使他可以在梦境中不那么害怕。


他并不是梦貘,他能做的,只是给煎熬之人带来一点心灵安慰,告诉他们,一切都会过去的。


然而,突然被紧握的手腕,还有翠绿眸子睁开里的得意,都猝不及防的仿佛是场早有企图的预谋。


「抓住你了,妖精桑。」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