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朝菊】失效日

第一次玩六十分就碰上这个

我很难过


 
 


 
 

2015.8.17

阳光躲在乌云之后迟迟没有现身,夏日盛放的紫薇虽有些寂寞倒也能给予人一丝安慰。

 
 

日/本今天有些不舒服。

 
 

或者说,本田菊瑟缩在自己的床被中,不愿被人打扰。

闷热的空气侵略着体内阵阵的寒气,腰上的酸疼愈加难受,本田菊颤抖的手死死抓紧布料,生怕自己意识模糊便呻吟出声。

他失笑着望着庭院里的宜人风景,真难得他还笑的出来。

 
 

但是,现在他的家,不是很美吗。

已经不再是残损不堪的时候了。

 
 

潺潺的流水至始至终都只向着一个方向,那飘零的花瓣有意跟随也止不住被岁月蹉跎的命运。

 
 

他的那份感情,大概也如此吧。

 
 

都几十年了,生理上的反应比记忆来的更加突然,猝不及防的将他拽回记忆的深处。

 
 

「唉。」

 
 

本田菊撇开额前汗湿的碎发,费力地坐起。

尽管不愿再去回忆糟糕的事,但它们总是会和某些值得珍藏的瞬间纠缠不清........呵,说什么可贵的,他明明就站在被利用限制的立场。

他心里一直明白,自己当时不过是枚棋子,他为了和王先生竞争土地也同样可以利用对方,那么,何乐而不为?

 
 

但那些新奇而心跳不已的体验即使是老爷爷也会心动。

 
 

「才.......才不是为你准备的,不要误会了。」

 
 

所以,无论如何,那场由那个人亲手举行的盛大葬礼,他无法遗忘。那双溢满对未来的兴奋的翠绿眸子,他忘不掉。

那些没说出口的话语,就伴着每年一次的煎熬来束缚他吧。

 
 

本田菊突然有些释然,嘴角勾起自然地弧度。

100年后的今天,大概谁都不在了,他还能默默隔着几万里的空间以这种方式后续着思念,是种让人无法舍弃的毒瘾。

 
 

亚瑟桑,祝你好运。

 
 

2015.8.17

「今天倒是没下雨。」

 
 

虽然这朦胧的阴天并不那么让人安心。

 
 

午后,潮湿的青草气味萦绕在白石亭内,微微倾斜的水面,香甜的雾气扑撒在鼻翼,果然,红茶是美好日子的绝配。

 
 

亚瑟·柯克兰享受着如同以往的平静时光。

 
 

微焦的饼干表面令人的舌头不悦,他无端有些怀念柔软的饭团。

还有那个日本人,那个和自己一样的喜欢料理,甚至可以算是的上“崇尚”。

杯碟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他差点忘了,今天好像就是那一天。

 
 

同盟的起初,是他为了阻止露西亚在东方的势力扩张,不择手段想尽一切办法终于摆脱了孤立,然后,认识了.......一个朋友。

他大/英/帝/国只是觉得如此便可以假借他人之手控制局面......最开始,还是没有任何感情准备的开始。

 
 

本田乐意和他交好,他很高兴。

本田没有对约定的事感到不耐,虽然他总是在利用他。

本田有些害怕和生人接触,却执着的要跟着他学习。

菊.......过得还好吗。

 
 

约定的丧钟敲起时,他也重新制定了新的同盟规定,只不过不再是独处的两人了。

 
 

「亚瑟桑,感激不尽。」

 
 

亚瑟站起身,原来已经开始下雨了吗。他靠着冰凉的柱子,思绪随着雨声断断续续。

对不起,他是那么的软弱,像把坏掉的伞,无法驱散你身边的寒冷。

 
 

「亚瑟桑,请多指教了。」

「在下并没用在嘲笑哦,很可爱。」

「如果能试着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亚瑟桑,月亮出来了。」

 
 

低沉的温柔嗓音挥之不去,似要触到却转瞬即逝。像两人相爱之事,大约是不可能的,他也是在无数深夜里不断检讨过后才会无法不去在意那个身影。

现在,他不再是当年心浮气躁征战世界的骄傲自大的人了。

 
 

他很想念那个曾给予他栖身之地的地方。




 
 

给个甜的:

 
 

A litte time has passed since then

2015.818

河口湖站。

富士山下,天色的湖面倒映着天鹅展翅的姿态,娴静的山樱环绕在旁。朝阳还没如期而至,清晨的空气格外舒适。

 
 

「美/国桑好慢啊.......」

 
 

本田菊被昨晚阿尔的一个电话威胁,说是不遵守约定就会受惩罚。昨天腰疼到现在还没好,如果又是为了什么无聊的理由老爷爷是不会原谅的哦。

 
 

「哟。」感觉背部被人轻推了一下。

「终于来了,有什么事吗?」

「这样说好伤心啊菊我们不是朋友吗。」

「是这样吗......」

「别说了,看看你后面。」阿尔笑意盈盈地提醒。

 
 

那么,这又是什么情况?

 
 

「啊......那个,早安。」

「亚瑟桑?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是,额,听阿尔的想来日本观光一下」局促不安的男人纠结着眉毛,「恩,顺便来看看你,本田。」

「是吗......」

「恩.........」

 
 

亚瑟有些不安地换回视线,本田逐渐柔和的面部缓解了尴尬。虽然他还有很多话还没问比如“昨天还好吗”。

 
 

「哇,世界的哥哥偶遇了小菊菊~」

「不要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

「有什么关系嘛west,嘿,徒弟。」

「Ve~大家都在啊哥哥,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知道了不要拉我蠢货弟弟!」

 
 

本田惊讶的望着逐渐靠拢的人群,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既然大家都在,我们一起拍张照留念吧。」费里西安诺建议道。

「那哥哥我要站中间哦~」

「忘了今天的主角是谁了吗。」路德维希纠正大家的视线,投向气氛甚好的两人。

 
 

不断嬉闹的人们推搡着两位,一边摆弄着相机,一边胡闹地扰乱清晨的幽静。

 
 

「够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无法忍受不断骚扰的绅士发言了。「怎么了吗?本田。」他说了什么很好笑的话吗。

本田菊拿开捂嘴的手,转面微笑着,语气释然「......今天真是」

 
 

「世界和平啊。」

 
 

最重要的是,又见面了,亚瑟桑。

 
 

「什么啊......这么狡猾。」

「啊啦,您不乐意?」

「不是」,亚瑟低下眼睑,「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荣幸之至。」

 
 

旭日的第一缕阳光来到他们身边,暖暖的温度宣布着新生。亚瑟心里有些犹豫,他手上背着的玫瑰花,该用什么理由送出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