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六ヶ月の書簡Ⅲ(敦)

大札敬悉




呵呵。

你真是好閒情。不想和無所事事的人說話…………我待會兒還急着去执行任务,很忙的,現在坐在樓下咖啡館,趁著午休,匆忙回信。沒時間斟酌字句,致歉。 

然後,是在炫耀嗎?草莓啊年糕什麼的,冬天草莓可貴了,害我丟掉全勤獎還敢笑!打爆你的頭哦!之前車站分手時也是,竟然揚言什麼“下次再繼續”,真是岂有此理!本來最近打算送你些什麼的,現在完全打消這份心情了。

現充去死!妹控去死!給我去工作啊臭芥川!!!  

 

回正題。

英雄?不好意思……有點害羞,腦子裡最先閃過的印象其實是兒時讀過的童話書,立體的、會突然冒出紙片人和城堡的那種,翻來覆去地閱讀,嘩啦嘩啦像萬花筒般漂亮,每次都會頂到借書期限、不能再持有時,才還回去。

其次,你又在說我聽不懂的話了。也許心裡多少有些理解,但全部轉換為文字輸入後,依舊很茫然。

到底是什麼讓你有此等誤會?我看上去有那麼糟糕嗎…………你也知道,我很怕死,一提到這個問題我就不舒服,全身皮膚都在隱隱刺痛。

昨天,這附近有人去世了,剛辦過喪事。今早偶然路過店前,老闆娘正一邊落淚一邊啃著大包子,讓人既生憐憫又忍俊不禁。

生者與亡者的關係,大體也不外如此吧。

之前,在得知院長意外身故時,久久不能釋懷。現在也如行尸般背負著他的詛咒,依然想活下去,不想死,死了就不能和大家一起去拜年了,死了也不能再給你回信,死了,就再也不能向他報仇了,不是嗎?

之後需要獨自前去某個地方,很危險,但不得不去。事關緊要,具體內容不方便透露,說不定,這就是我的遺言?哈哈哈哈、哈。

誠如所言,有些事大概是只有我能做到的,我也必須做到,我啊,想回應那些我所喜愛之人的期待、信任,僅此而已。

我也沒有取得那種堪稱從容不迫的、很大的自如,只是取得了暫且多少起些作用、類似裝有車閘的馬車那種極小的自如。不過,我還想不驕不躁地、繼續走下去。

你的煩惱也曾是我的煩惱,至於我的,仍然是我的,半分也不能讓給你。真不公平啊。

蒙哥馬利小姐,就是組合的那位,她最近要過生日了,為了不讓她感到寂寞,我想為她慶祝一下,但她總是看上去很生氣的樣子,女孩子的心思好難猜………她值勤時路過我這桌,看見我正在寫信,詢問我是給誰的,我悄悄告訴了她,你不會怪我吧?她的表情可誇張了,非常有趣,仿佛看見了什麼巨大的海生物,她問我,你不是和那個黑手黨很不對盤嗎,我想了想,點頭。

對啊,最討厭你了。

現在給最討厭的人寫信,之後還要去非常可怕的地方,心情好複雜啊。

偵探社,又碰上了不小的危機。我有預感,這次,恐怕是場前所未有的災難,所有人都岌岌可危,自身難保,沒有閒情去關注他人。我也完全沒有時間去找失蹤的太宰先生,他太容易亂跑了,幾天沒見著人,稍微有點擔心…………

兩個薪水小偷!  

看在你幫忙提供睡前讀物的份上,這次回來後,就把我親手做的冰糖金桔送你一罐可好?聽說對咳嗽很有效果。

不過,希望誰堅強地活下去這種話,請自己去告訴對方,恕不代勞。

時間倉促,代向銀小姐問好。

想说的话还有好多,余容面述,下次再見啦。

 

                     

 

                                                                                                                                                                                                                  中島敦

 

*手機版好像看不到刪除線💦用黑體加粗了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