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六ヶ月の書簡Ⅲ(芥川)

敬啟


日前多有叨擾。

富士一行,完全是出於鄙人的私心,之後連累你無故缺勤,給料堪憂,不禁笑從心起。

不過你所困只是有形之物。偵探社的人對你的突然失蹤不聞不問,是出於對你的信任,你恐怕遠比自己想象中於他們意義重大,切記。

是否還記得你在隧道裡所言之事?與那晚山中湖畔你的話語重疊之後,我漸漸明白了一件事。人虎,你一直強調自己要做正確的事,逼著自己向前走,是想成為“英雄”嗎?

侵略他國、驅逐外敵,為了煽動鬥志凝聚向心力,脖子以下都浸在鮮血和內臟的不法之徒,英雄這種生物,即便被華麗的辭句裝飾歌頌,在我眼裡,與殺人如麻的瘋子也無二般。

理由空洞乏味,卻能輕易使他人動搖,接受你那浮於表面的觀點,於我而言,那才是邪門歪道。朝著狂氣與執念的彼方,在這條誰都避之不及、看都不看一眼的路上一往直前,甚至妄想到達最深處…………我依舊無法理解你。

將不服之處不客氣地寫出來,也希望你不客氣地回答。在這之前,我不準備見你。

的確,過去是無法輕易跨越的,深有同感,所以,這雙漆黑的眼從此會一直跟隨著你、監視你,在你自我毀滅如隕星墜落時刻,給予那勇敢的身姿最高的敬意。

冬雨漸寒。鐵線蓮未敗,綻入窗口來。

短暫的“借道”之旅已屆數月。正因短暫,鄙人才會為這近在鼻尖的紫花而心顫吧,那麼,暫且借道走走也无妨。

正如你所期盼的,你的條件,為我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困擾,多番來信打擾,也是餘怒驅使,簡言之,我過得十分不痛快,你也休想獨善其身!因為那個破條件,我不能順利執行任務,結果,像隔離般被眾人勒令在家留守…………

莫要取笑我,那與你備受周圍親愛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人非草木,我知道,他們是好意,不過,那也無法阻止我想偷跑的心情。你以為上次我是怎麼跑出來的?

像背著大人做壞事、一天面竊喜一面又有所期待,這份心情,估計也只限此刻,沒有告知他人的意願。

近來,收到了大量的信件,樋口、黑蜥蜴、梶井……有些不勝其煩,況且,字很醜,讀起來很吃力。苦惱。

你的信我會仔細閱讀。你高興嗎?人虎。

鏡花喜好古怪,你在她身邊,想必感受頗深。她已經逃出了自己的黑暗,在我等手觸及不到的地方、毅然綻放,她不再想死了,很好,請守護她。這是另外一個請求。

“很久很久以前,一個男的要出童話的書,他一直想寫夠一百五十頁后就出。可是,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怎麼也沒寫到一百五十頁。這期間,那些孩子——他的童話就是寫給他們看得,全變成大人了。”

這段童話如何?如若合適,儘管使用。

最近時常睡過午時,決定加購一隻鬧鐘,沒有任務,大意了。

下午無所事事,便容易发呆,那本該是你的特長。每日看古畫,吃草莓消磨時光。近來常畫河童,漸覺河童可愛。

夜間頭腦和身體都清醒起來,便著手給人一一回信。燈火映書案,晚秋覺月寒。

昨天,中也先生送來了中國年糕。清洗切片,盡量切薄,再放在鐵網上燒烤。要用火筷戳眼兒,以免膨脹。然後,不蘸任何調料食之。

與家人分食,也遠遠不見底,兀自想到食量不凡的你。

此致。

                                                                                      

                                                                                                                                                                                                                  我鬼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