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六ヶ月の書簡(敦)

拜啟者



突然收到你的來信,真的被嚇到了。

從來沒有過前例,直到被人提醒才發現信箱裡有來信,看日期,已經過去兩天了。

展信、閱畢,很生氣。非常、非常生氣,一時也不知自己在氣什麼,等反應過來時我已經敲開了隔壁太宰先生家的門,他剛從浴室出來,髮梢還滴著水珠。硬拽著人坐到書桌前讀完了這封信,那個時候我的態度稍有點強硬,一定嚇到他了。

我當時認為,也應該讓這個人體會一下我的切身感受。太宰先生讀完後,一邊擦著頭髮,有些困擾、笑著問我。

是因為害怕嗎?敦君,為什麼哭了。

我哭了?因為太過憤怒,完全沒注意到。

絕對不是害怕了,絕對不是。類似於某種生理現象,不夾攜任何感情、止不住落淚。只是身體某處,異常疼痛。

人自生下來起,周遭便充滿苦痛吧。被刺傷、被毆打、凍傷的手指、頭部的陣痛、空腹帶來的飢餓感…………疼痛猶如衣履、緊貼腹背,提醒自己身在何處,但是這次有所不同。

在我私下排列的疼痛級別表上,芥川,你應該可以排上第二位了。

之後向太宰先生請教了一些書信用詞,在附近的文具店鄭重地買了信紙、鋼筆。店主總覺得是位與你有些相似的老婆婆,身著古樸的淡色和服,僵著臉,質問我是給什麼人寫信。敵人?討厭的人?很難立即作答,卻又生不出敷衍之辭,支吾間,在她炯炯的目光下,忍不住又哭了。

今晚真難熬,都怪你。

對方可能也被嚇到了,臨走前,支著夜燈,又叮嚀了我一遍寫信的格式,其實是個很好的人吧,暫且被放過了。

回到家中,再次通讀你的字句,提筆。

為什麼會有人把戰書寫的如遺書一般。

而且,會有人收到一份關於如何詳細殺死自己的精密計劃書說“是,我確切收到了”這種話嗎?請正常一點…………懷疑你們所有人對我本人都有所誤解。苦惱。

你啊,真的很喜歡使用一些生僻的古詞,是想看到別人抓耳撓腮的滑稽模樣嗎?哼,孤兒院時期我的漢字成績好歹也一直是上等,除了幾個詞組稍微有點難懂…………才沒有大費工夫地去翻字典哦!

然而,最令我生氣的其實並非這些梢末細節,因為你一直都這麼令人火大。

當太宰先生將信封還給我、又哼起他那首殉情曲時,很想揪著那個男人的領子,讓他轉移一下目光。

請看著我們!請不要當作兒戲!稍微說點什麼!什麼也好。

如你猜的一樣,我沒有勇氣,落荒而逃。我對太宰先生生氣,也氣自己。

不知為何,想說聲抱歉。

上次的合作,與你同感,是非常糟糕的經歷。托你的福,任務結束第二天,我渾身酸痛,手腕、肩胛、背部、腳踝都貼滿了鏡花幫我買的膏藥,導致近期所有人都與我保持三米以上的距離,藥味實在太重了…………憑藉異能的特異性,傷口恢復的速度較之常人、稍快,但內部的疲勞感好像並不能一齊消失。有人曾警告我,身體機能與異能需要保持平衡,不然很可能自取滅亡。我卻覺得這話該對你說。

我的話,還有好多好多事沒有做,包括和你的約定。暫時不會死啦。

然後,關於“路標”之說。

在白鯨上菲茲傑拉德先生第一次提及時,心中便埋下了不安的種子,不敢與人提起,我多少有些害怕知道真相。對於自己的事懷有恐懼,在你眼裡大概很奇怪吧。不過,被人如此強硬地按住腦袋、不准移開目光,真不知該感謝你還是怎樣。笑。

謝謝你,芥川。

有件事,我也想要告訴你。我的體內有野獸,並非比喻,也不是擁有“無限治愈”這種好事,想徹底殺死我,其實很容易。

老虎否定“受傷”這件事,它討厭我受傷,所以隨意操作我體內的細胞,活化、復原。如此糾纏不休的異能,我想,大概跟我的出生有關。你曾說我擁有得天獨厚的才能,但那非我所求,沉溺強大,如同令人上癮的毒藥,那使我的靈魂不斷受傷、持續陣痛。

我意志薄弱、貪生怕死,體內還可能藏著定時炸彈,你一直看的更遠、走在我前面,或許這才是正確的,將我殺死,便不再有變數,很多問題迎刃而解。這樣的話,太宰先生他們是否也能稍微安心一點?那麼死亡,倒也甘之如飴。

當初答應你,是因為我想要否定你的做法。收到信之前,我無法想象一個人可以做到如此孤獨,又強大。

这世上,只有最堅強的人才能夠孤獨地站起來吧。

自己真的可以戰勝這樣的人嗎?心裡不禁這樣問。不過這些都是不足為外人道的話,說給你聽聽,但求一笑。

還想要了解更多關於自己的事,關於你的事,關於太宰先生關於大家的事,萬一六個月後我真的死了,至少,可以少一點遺憾。


如果我說,請陪我回孤兒院看看好嗎,一個人不敢回去,你會打我嗎?

不僅要打我,還要殺我吧。笑。


也請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這六個月,你一個人也不能殺。這是界限,否則一切枉談。

我相信,我能做到的事,你一定能做到。





ps:

明天是什麼日子,你知道嗎?

按照中国的习俗,是老師們的節日。

偷偷翻了太宰先生的電話記錄,對他的行程做了些許猜想………雖然我仍懷有某種不滿,但先生其實是個心底很弱的人。沒人給他慶祝,會寂寞的。

去和他談談吧,芥川。

                    

 

                                                                  

                                                                                                  中島敦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