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六ヶ月の書簡(芥川試寫)

敬启、中島敦



鑒於你沒有相匹配的移動終端,選擇這種陳舊的方式代為傳達,如你這般野蠻之人,不理解、大可以放肆嘲笑。

人虎。

這樣稱呼,是否更為習慣?

稱呼於你我二人並無大礙,更改不了事實,你是人虎、虎的異能者,而我,將成為你的劊子手。

此番,並非閒來問候。這是一封正式的戰書,六個月之後,鄙人將來取你項上人頭。

依照太宰先生的命令、與你短暫且令人不快的合作期間,愈加肯定這個決定————我要殺死你。無關戰果,無關他人,這是我為自己尋到的唯一出口。

如同自殺,人的行為,比之動物大都包含著複雜的動機,或因為生活艱難,或因為生病痛苦,或者是精神上的癔病,但那些並非組成我行動理由的全部藉口………以你孩童般幼稚的頭腦,你不明白,我並不怪你。

近日,一直在考慮此事。煩躁之餘,慣性驅使下翻閱舊籍,企圖從中尋求具體、又不抽象的方法,很遺憾,書本上的知識並不適用你這隻人虎。自行考量,正合吾意。

死之苦痛即生之苦痛。鄙人有義務,告知你二三事。

首先,關於如何殺死你。

你我交手數次,多為死鬥,我深知你脛骨之痛,亦如你清楚我的極限所在,彼此彼此。笑。

用我最得意的“羅生門”將你撕成黑色的碎片,行不通。你一定會像爬蟲般重新粘黏四肢,搖搖晃晃站起來,醜陋又礙眼。但若直接割斷你的脖頸,想必虎的“超再生”也來不及輸送氧氣至大腦,你必死無疑。不過在你死透之前,我很可能已被虎爪貫穿胸口,卻是值得冒險的做法。

武器?我向來用不慣異能以外的物件,吾之惡、吾之業,即吾本身,但為了殺死你,我可以不吝手段。黑手黨中不乏擅長冷兵器的人,向他們請教,學習最快、最狠的封喉步數,一招致命。除了不能享受將你折磨粉碎的快感,卻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我本人不得不近身與你肉搏,這點還需斟酌。

也曾設想過憑藉外界的不可逆因素毀滅你。巨大的、絕望的、令虎也措手不及近乎災難的傷害,比如,把你直接扔下富士火山口。然而,這並不符合我的美學,也沒有切身殺死你的實感,我追求的是你的消亡,你的話語、思想、全部,僅僅肉體不能清算。

其次,我該選擇在什麼地方殺死你。

這個問題更加使人困擾。

港口是我們黑手黨的地盤,無疑是最有利的選擇,海風嗆人、此類小事,多慮。不滿?伊始便沒有公平之說,卑鄙也好、悲哀也好,連這些最基本的事都不曾考慮,妄想僅憑自身取勝,你活該被殺。

對四周建築不熟悉、毫無支撐物,以跳躍力和速度著稱的人虎,恐怕也只有跳海自殺了。我會靜待你的尸體浮腫,只要我的雙腳還站在地面上。自殺,於你而言尚且還需要點勇氣,你沒有愛人,也沒有親人,所以,我會盡可能滿足你死前的願望。不准逃,否則,就算同歸於盡我也要先在水中掐死你。

或者選在山下公園,六個月後正好是櫻花盛開的季節。死了,將你埋在樹下,每年花見的時候,花開花落,一輩子踩在你身上。

横滨是座花园般的城市,即便鄙人对它无多感情,却也不想因為我們的糾葛,妨礙到他人。關於地點,我會慎重決定,絕對讓你畢生也忘不了這場戰爭。

人生始终是战斗,直至死亡。

黑手黨、武偵社、組合、鼠屋,所有人都在不斷暗示,你是未來的關鍵,尤甚吾師。只有你這個傻子尚未自覺,或者心有所覺,卻故作癡愚,那也是我討厭你的理由之一。

然而他們皆不知,鄙人對未來懷有隱約的不安。告訴你也無妨,我對你的殺意從未有過掩飾。將關於你這個人的撲朔全部埋葬,將那過於耀眼的虛偽身姿扭曲,變作和我們一般沾滿泥濘的野犬,這是我的做法。

這也是我對太宰先生的命令、唯一一次任性。這是反抗。不做任何思考、依照那個人的步調舞動的你們,請不要太過依靠那個人,他已經自身難保。

人虎,關於你死後的世界,與未來的你毫無關係,但也許現在的你想要知道。

異能者世界的戰爭永不終結。外國鼠輩、詭計不足為懼,缺少你這個“路標”,流離之輩追逐的終究不過幻影。

武偵社的人會悼念你,這座城市也會有記得你的人,你曾是光。人的壽命是有限的,記憶也會以比生命流動還快的速度淡去,你終將化為一坪草木不如的黃土。

伴隨對你的思念,那些人也會責怪我,將失去你所帶來的巨大損失歸咎於我。的確是屬於我的,我不會躲。

與黑暗隨行之人是沒有餘裕去給一個死人掃墓的,而且,鏡花一定恨我入骨,不容許我靠近半步。你的死亡會成為使其盛開的養分,她的瞳中已落入鏡子的碎片,勢必會成為一位與之對視便會自慚形愧的美麗女性吧。笑。

假如,只是假如,這場戰爭由我的失敗而落幕,千万不要想方设法救活我,在我斷氣之前不要告訴任何人,徒增負擔,請讓我死。

然後,繼續畏懼死亡,畏懼殺戮,顫抖著給我活下去!

書及此處,你一定也覺得我很可笑吧。今日才第一次認識你手中書寫下這些醜惡文字的男人,也許,這上面的東西就將變作六個月後的現實,也實未可知。


不准逃,中島敦。

          

       
                    

                                                                                          芥川龍之介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