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散个步?

*给某个社畜的福利 @竹子_日常开花
*本来是个段子,我比较啰嗦






臨近夜晚,圖書館内悶熱得不像話,空調等現代設備通通失靈,眾人如幽靈般唉聲載道眼巴巴地望著司書,司書也很無奈,她回身想去問問助手,才發現中島敦失了蹤影。

泉鏡花邀請中島敦去散步,中島敦起先還有些猶豫,終是背叛司書自己快活哉。

畢竟,失去冷氣的各位前輩後生們就某些方面來說,特別麻煩。

「中島君,我們去外面走走吧。」

「誒?」

「趁著群魔亂舞起來之前,悄悄地…………」

「是、是。」

泉鏡花看著走在自己身側的青年,心底也是沒準。天氣作孽,他本就喜靜,不願在人多的地方扎堆,然而一個人夜間散步也屬寂寥,本想著找秋聲,奈何那傢伙每次看見自己不是躲就是一臉嫌棄,好在中島合自己性子,平日倒是時常聊天。

「鏡花先生,要去那邊走走嗎?」

青年輕聲喚著他,生怕驚擾到草叢裡的螢火蟲。

泉鏡花點頭,覺得那隻不自覺拉住自己衣袖的手有些可愛。

「中島君不怕熱嗎?」依舊是那身竹青長袖衫,在月光下有些泛紫,像菖蒲一樣。

「暫時還沒什麼感覺,估計等到“秋老虎”就熬不住了。」中島苦笑。

「讓司書給你再做身新的吧。」

「像鏡花先生一樣?」

「怎麼,不行?」

鏡花自豪地抖抖自己的新浴衣,粉色的輕薄面料上畫著白兔子圖案,他可喜歡了。

「很可愛哦,兔子。」中島輕掩嘴角,不知是在說誰。

能與這樣的鏡花先生散步,他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

「鏡花先生很喜歡兔子啊。」

「可愛之物自有討喜之處。」比如他覺得自己邀請面前的人來散步真是太對了。

「是。是。」


二人路過池塘時,鏡花突然覺得有些走累了,熱氣浮上來,他想著撩開兩邊過長的耳髮,捂著令人不爽快,稍一低頭卻又恢復原樣。

他停在原地和頭髮置起氣來。

中島敦發覺身邊人沒動,停下來看個究竟。

「不妨讓我幫幫您吧。」

「怎麼說?」

「您稍微低一下身好嗎?」中島繞到人身後,從口袋裡取出頭繩。

「這是司書給我的,給先生用正好。」

「哦?你自己留著不好?」

「也不是」中島挽過兩縷長髮,「之前剛剛轉生時還不適應這副身體,看書時額髮老是遮目,司書就送我這個,很方便的。」

「是嗎。謝謝,中島君。」

綁好頭髮的鏡花蹲到水邊一看,一枚陶瓷兔子乖巧地束在腦後,劣質做工一看便知道是司書不知在哪個路邊買的,得虧還有的人這麼珍惜。

「那我就感激地收下了。」鏡花回頭,對人笑的真切。

「沒、沒什麼…………您喜歡就好。」中島兀得不好意思起來,垂眸有些不敢直視,自、自己只是借花獻佛而已!


心底具是騷動,也不全怪這夏夜啊。



「中島,你們怎麼才回來?」

起居室那頭傳來不知誰的聲音,說是司書親自給大家做了紅糖冰粉解暑,以消這缺少涼意的夜晚的些許燥熱,再不來可就沒他倆的份咯。

「走吧,鏡花先生。」

「也是,回去吧。」

「今晚邀請我,非常感謝。」

「哼、哼…………」




泉鏡花背著手,心不在焉地想著,下次果然還是繼續邀請這個人散步就好。









*晚上出门散步吃了碗冰粉,特好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