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10

《桃酒》







青春期少男少女情緒大都不好把控,換著季的悲春傷秋,喜怒哀樂四個隨機排列組合再循環個幾遍,暑假的一天就這麼過了。眼看就要開學,谷崎直美還是兩天一次的往偵探社跑,穿著水手服裙蹦蹦跳跳上樓梯,一沒注意腳下踩滑,樂極生悲。

「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哥哥!」

「直美不哭不哭,醫生來了。」

與謝野晶子抱著手在醫務室門口看了哭成淚人的兩兄妹抱作一團,好一會兒才示意身後抱著醫務箱的中島敦上前,好說歹說安分下來,她才著手給人上藥。本不是什麼特別嚴重的傷口,磕磕碰碰幾個小口子,小女生卻特別介意自己皮膚留下一兩個疤痕,與謝野只好動手給她包扎。反正你們能逍遙的時候就這會兒,真的受重傷她可就要不客氣地大刀闊斧的上。

「繃帶不夠了,敦,櫃子里還有嗎?」

「沒有了,醫生。」

「那就只有出門一趟了,正好也要去採購食材。」

敦迅速機警地環視一周,很好,所有人都在社內,並且沒一個人注意到這邊的狀況。風水輪流轉,這次總該輪到別人了吧,他輕吁一口氣,正準備回自己那靠窗的辦公桌肩膀就被錮住。

「敦,就决定是你了。」

為什麼又是他?!Why???!






與謝野拿起冰櫃的兩塊肉類比較起來,後面跟著提著超市購物籃子的乖巧少年,接過醫生遞來的商品,一件一件細細擺整齊,任勞任怨絕無半點怨言,就是有點小疑問。

「與謝野小姐,我們不應該先去藥店嗎?」

「那點小傷口,風乾更好。」

這樣啊…………醫學方面敦插不上嘴,只能繼續安靜當個美少年,默默望天花板祈禱谷崎兄妹不要造成其他人的困擾。

「敦,今晚吃火鍋如何?」

「誒?」

「牛肉火鍋和豬肉火鍋?哪個好?」

「那個…………」

「人多都買點好了,不過牛肉要料足才好吃,乾脆直接做成辣味好了。」與謝野旁若無人地自言自語起來。

「等等!為什麼!為什麼突然要吃火鍋?全員?大家都知道嗎?」

「當然啊,恐怕只有你沒意識到。」

敦,石化。這股怪異的感覺,自己莫、莫不是被排擠了?

「你可別想些有的沒有的。這段時間神經都崩得有些緊,更別說現在國木田還不在」與謝野話語頓了頓,轉身面對還摸不清頭腦的敦,「作為醫生,我自然有義務照顧好你們每一個人,好好吃一頓!」

「醫生…………」

「就算我社現在士氣不振,也給我打起精神。」與謝野修長的手指給了人一個腦嘣,痛的敦哭笑不得。

敦不禁為自己最近的心神不寧感到抱歉,連這麼重要的事都會聽漏。

「這麼說的話,與謝野小姐也知道…………亂步先生的計劃嗎?」就算不擇手段也要救出國木田先生吗。

「啊啊,那個人,别看他表面上不正經,其實是個自尊心很高的人。」

「但我們是偵探社…………」

二人旋即沉默下聲,話題一旦嚴肅起來縱使敦想收回也來不及,他動手幫著拿食材,這幾天一直在想之後可能發生的事,心情怎麼都輕鬆不起來。

漸漸掃到酒水的架子,敦只看了兩眼就收回了手。

「酒不錯。敦多拿點。」

「與謝野小姐…………我還沒有成年。」

與謝野停下腳步定神上下打量人一遍,嗤笑出聲。

「這可不是便利店,有我在隨便拿。」

好好,敦舉雙手投降,雖然本意是勸說醫生不要玩太瘋,畢竟社內未成年還是占不小一部分。

「等一下,敦你的領帶鬆了。」

敦停下動作,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不好意思其實…………我不會打領帶,一直都直接套著上去的,今後會注意的。」

「太宰沒教你?」

「嗯…………您也知道,那個人不怎麼靠譜。」敦回想起第一次請教太宰怎麼打領帶的時候被勒得喘不過氣的場景,從此再也沒問過那個人這種事。

與謝野放下手中物,拉住少年胸前揉的像咸乾菜似的領帶,低頭給人重新整理起來。

「真是的…………可要小心對待我送的禮物。」

「對不起對不起!」敦緊張地垂下眼,太近了太近了…………醫生其實是位十分美麗的女性,平日因為留下的陰影太恐怖才沒有機會正視這個事實。

「雖然會有些緊、有些不舒服,忍耐一下…………」

「什麼?」敦沒聽清後面的話。

「好了,又是個帥氣的小夥子。」與謝野對著人嫣然一笑。

敦伸手摸了摸,繫得一絲不苟,仿佛裡面注入了什麼東西,令人心潮澎湃。

「沒、沒有,我一點都不帥…………」既沒有果斷地做出決定,也沒有保護好該保護好的人。總是半吊子,被芥川那樣的人討厭也實屬正常。

「你可是我們的社的門面!挺起胸膛!」與謝野大力地往人後背上一拍,像是要拍去那些沉重的陰影。

「是!」

「總有天會變帥的,現在假裝自己很帥就行了。」

「是!」什麼意思!

「想喝什麼就拿!今天我請客!」

敦顧不得後背火辣辣的觸感,斟酌再三,還是私心選了自己喜歡的口味。

「桃酒?」與謝野心想果然還是個孩子,卻同意地比了個“ok”的手勢,「等國木田出來,一定要他請吃烤肉。」

「烤肉?之前國木田先生也請過一次吧,他主動提出時嚇了我一跳。」敦回想起那時的畫面,是令人提起便不自覺嘴角上揚的回憶。

「他就是那樣的人」選好所有備用食材的二人步向收銀處,「自顧自的為自己理想奔波,被自己的正義束縛,這次就是個很好的教訓。」

「國木田先生很強,就是心有點軟。」

「是值得被敲詐的好人選。」

「這樣說的話,其實大家都是自說自話的人。」

「對」與謝野給了敦一個讚賞地眼神,「無論國木田那小子怎麼想,我們只需做我們自己想做的事,都是利己主義,誰也別礙著誰。」

毫不講道理,完全沒有一點正面角色的自覺,但他卻很想與這些人並行。敦心想。




突然想起眼前人的異能名字。“君死給勿”,聽上去像詩一樣,有點浪漫,這是自己曾經的觀感,即便受過這異能的恩惠也依舊保留著這樣的初印象。



「今天就讓我給你們露一手!」


步上黃昏色的返路,敦注視著前方高視闊步的女性,第一次覺得其實是十分任性、又真摯的話語。











*國木田第一次請吃烤肉,是因為敦的髮型,詳情見漫畫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