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09

《牛めし》







季夏,西日不衰,橫濱市區的高樓大廈仿若四面鏡子將人困囿。

抱著兩個大紙箱子的中島敦逆著稀稀落落的人流穩步前行,手中物之高致使他目不視物,只憑腳下狹窄的視野靠直覺行路,一般人都會自覺給這位累的滿頭大汗的少年讓道,敦對那些人一一抱以歉意的微笑。

好巧不巧馬上便有人狠狠撞了上來,敦被磕得鼻樑生疼,隨即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站住!小偷先生!」

橫濱匪徒天堂,既是天堂,那也一定有“天使”的存在。天使眉清目明,衣著樸素,面帶笑容,若是忽略手上那根十米長的路標桿大概也稱得上名副其實。

「敦先生,拜託了。」宮澤賢治注意到不遠方的同僚,一副作勢要將手中物扔來的架勢。

為了保護市民的人身安全,為了維護臭名昭著的偵探社僅剩名聲,敦就著兩個幾十斤的箱子對著匪徒就是一砸,搞定。

之後賢治將錢包歸還給了失主,一切太平一切太平今天又是個美好的日子。

才怪,敦悄悄歎了聲氣,打算在警察趕來之前先閃人,天使可以靠純良的人格擔保免去毀壞公物的責難,他就少不了要被臭罵了。

「敦先生,你怎麼先走了,我還沒好好謝謝你。」

「沒關係沒關係,舉手之勞。」身負重物的敦機動力自然比不過賢治,很快就被追上了,他看著對方澄黃的乾淨眸子,不由覺得自己有些小人心理。

「敦先生這是在做什麼?」賢治說著便幫著抱住一個有他身高那麼大的箱子。

「謝謝。是幫亂步先生準備的道具…………現在正準備先拿回宿舍。」

「剛才好驚險啊,還好敦先生出手。」

是挺危險的,在市中心一言不合就扔公共設施。

「賢治君,你手上還拿著東西不方便,還是我來拿吧。」敦才注意到鄉下少年手裡還提著一個籃子。

「不礙事,這點重量完全不算什麼。請好好看路。」

「那是什麼?」

「是鸡蛋。自己养的母鸡下的。」

敦想起在宿舍樓下院子的角落有個小小的雞舍,每天都打掃的乾乾淨淨,放著一碗清水。

「城市人都不養牲口,你們可能不大習慣,但其實已經得到國木田先生默許了。」

「不會,挺好的。」之前小鏡花也說過想養兔子,原來已經有先例啊。

「養肥就可以宰了。」

「…………」

敦默默在心裡掐斷向同居人舉薦面前少年的想法。

「正好,讓我為剛才的事報答你吧。」手持多物的賢治竟然還可以空出一隻手拉住敦的胳膊,力氣大的令人想婉拒都來不及開口。



目的地是一家門面頗舊的定食屋,賢治推開門熟絡地招呼人。

「大叔,晚上好。」

「哦!賢治小弟!」

「按照約定,我把雞蛋拿來了。」

「ok啦,放在那裡就行了,今天打算吃點什麼?」

「牛肉飯!」賢治看了眼身旁的人,「不過,今天能破例給我們兩份嗎,下次我會拿些蔬菜補上。」

「朋友?沒關係沒關係,快坐下吧。」

從以上這段對話,敦漸漸悟到原來之前賢治所說的“以物易物”是真的存在,而且還發生在這種大城市里,有些吃驚,該說是得益於誰。

「敦先生,這家店的牛肉飯和我們伊哈特伯村養出來的牛肉味道極為相似,總算有機會向偵探社的人介紹,好開心。」坐在高腳椅上的少年簜著腿,笑容可掬。

「嗯。」敦輕輕地應聲,安靜地坐在一旁。

「敦先生有心事嗎?」

「誒?很明顯嗎?」敦伸手去摸自己的臉。

「雖然我今天不在社內,但應該是很容易發現的。」

「傷腦經了…………」

敦苦笑,喝了口冰鎮的檸檬水,沉默了一會兒又像釋然般向后仰去。

「活著雖然很好,但也會有各種各樣的煩惱。」

「敦先生也會說這種話。」

「我是被瞧不起了嗎。」敦嗤笑。

「是尊敬的意思,偵探社的大家我都非常尊敬。」

是作為偵探社的一員被這樣看待嗎,敦的唇角稍微勾起。

「生來就是修羅的我們,就算不願意,也要去尋找適合生存的方法吧。」

眼神晶亮的少年眸中映照出自己身姿,修羅嗎?敦覺得這個比喻十分貼切。看上去無憂無慮的人,其實才是站在安寧之地、試圖與這個世界達成某種和解,一直守護他們的人吧。

正确与否我无法判断,但大家如果要去危险的地方,我会去帮助你们。

這是面前少年曾說過的話,在所有人熱血沸騰時,在自己還在路口徘徊不決時,帶著一如往常的微笑走上棘途。

「賢治君,真是了不起。」

「雖然不是很懂,但應該是在表揚我吧」賢治坦然地接受敦的評語,表情突然變得嚴肅,「敦先生,將懸未懸的狀態是十分危險的,所以,可以和我做個約定嗎?」

「啊?是,可以。」雖然敦還沒完全理解對方的話中意,但他相信這個純潔的人。

「無論今後如何,請選擇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賢治握住敦的手,虔誠的閉上眼,「請放心。我一定會助你一臂之力。」

溢滿香氣的牛肉蓋飯與牛肉鍋的合體,淋上雞蛋液的牛肉飯隆重登場,一下子吸引住兩位飢腸轆轆的少年注意力。

「我開動了!」很快把剛才的氣氛扔至腦後的賢治大口扒著米飯,敦看著雙頰鼓的滿滿的人,無奈又好笑。

「我開動了。」





千不該萬不該忘記一件事,賢治同學,吃飽喝足後,倒頭就睡!

得到老闆的同意將荷物暫時寄放在店裡,敦背上稍顯沉重的少年,一步步往回走。夏夜的顏色來的遲緩,天空還是透著霞光的淺藍,卻有一顆兩顆過於閃耀的星星浮在雲層間。



「天蝎闪烁著红眼睛,天鹰展翅翱翔天际,小犬眨著蓝色眼眸,蜷曲巨蛇隐隐透出光芒…………已經吃不下了…………」



耳邊傳來的低吟聲如詩如歌,敦將馱著的人雙腿往上抬了抬,希望他今天也有個童話般的好夢。






*宮澤賢治的《星巡之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