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08

《ドーナツ》







「敦君,要咖啡嗎?」

「好,麻煩你了。」

谷崎潤一郎動身去茶水間泡了兩杯咖啡,順路拿了些點心。窗外的夜幕月星浮現,下班後就只有他們二人還在整理最近剩下的工作,堆積起來的量一看就不是一天兩天可以解決的。

「謝謝」接過飄著熱氣的杯子,中島敦繼續專注地盯著電腦熒屏上的畫面,不注意就被燙了個正著。

「燙燙燙…………」

「這是開水啊敦君,你是貓舌嗎?」縮在袖子里的雙手捧住溫暖的杯子,靠在桌沿的谷崎饒有興趣地看著人吐舌。

「不是很明白…………以前也沒人跟我提過,如果谷崎先生覺得是便是吧。」敦不好意思地撓後腦勺。

“沒人說過”、“不曾提過”,和那頭被剪得坑坑窪窪的頭髮一樣,深想未免覺得心酸,但那不是別人可以多言的部分,與人相處的技巧便是不時要埋葬心頭浮現的那些細微感觸、粉飾太平,而且…………谷崎輕啜了口咖啡,熬夜加班的疲倦稍微得到舒緩,他望向那正為各類數據苦惱的單純少年,恐怕自己還對那些可以稱為“傷疤”的過去毫無自覺吧。

「敦君,從剛才起你就在看什麼啊?」

「嗯…………是之前與國木田先生…………就是發生爆炸的隧道那一帶到田山先生家那一段的地圖全貌。我在想能否找到那個“魔人”當時的藏匿點或者監視角,他是如何掌握我們的一舉一動的。」

「可你不是已經同意亂步先生的計劃了嗎。」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即便如此,我還是想為國木田先生,為偵探社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少年摸了摸鼻頭,其實自己心裡也明白,這樣掙扎實屬徒勞,但不做些什麼,總是無法保持冷靜。

谷崎默默地點頭,嘴角的苦澀不全來自咖啡,有種說不上來的無力感。他是隨波逐流慣了。

「谷崎先生難道一直在等我嗎?抱歉抱歉我走之前會好好鎖上門的。」敦做了個合掌的動作,才注意到由於自己的緣故耽誤了別人時間。

「沒關係啦,而且敦君才是,語氣太了不起了,能讓我等待可只有直美一人。」

「嘿嘿也是。」

「稍微休息一下吧。」

「是。」

兩人坐在休息區一邊補充熱量一邊聊天,聊哪家超市有限時搶購,聊女孩子們喜歡的熱門電視劇,聊同居人的可怕與可愛之處,谷崎看著嘴裡塞滿零食的敦,心道自己果然沒猜錯,看了那麼多資料是人都會感到飢餓吧。

「對了,我其實有個疑問。」敦仿佛突然想起什麼重要的事。

「什麼?」

「也不是大不了的事…………只是一直有些在意。」

「你說,看我能幫到你什麼,不用介意。」谷崎意識到自己也算是位前輩吧…………算是吧。算吧?



「结果,最终我们也只有伤害他人来保护想守护的东西。」



為什麼會有這麼悲傷的話語。谷崎先生。

「當時在車上,十分在意這句話…………啊,也並非想探究什麼,只是剛才突然想到了,我這個人記性不怎麼好腦海中突然就浮現了當時的情況…………谷崎先生?」

「啊啊,是。」

「問了失禮的話,忘記就好。」

「沒有沒有,完全沒有。」剛才還陷入混亂自己是否擔得起“前輩”的身份,一時沒反應過來,谷崎一邊擺手一邊悄悄觀察對方的神色,敦君,你真像只伺機而動的動物,以“會讀空氣”導致平時忽略了你的危險性,總在有些奇怪的地方敏銳過頭了。

但卻討厭不起來了,一定是相處的時間變長了,而且本人也自覺太差了。

「自己原來說過那種話嗎,完全沒印象了,不過,事實也是如此吧。」

那其實與自己的親身經驗有關。

谷崎與妹妹直美都曾是學生,直美到現在還依舊穿著學校的制服,雖然因為打工的緣故去的時間也少了,但最根本的原因則是他們被“拒絕”了。

被同學拒絕了,被老師拒絕了,被周圍的一切否定了自身、異能者的存在。

谷崎自覺自己的異能並不是多了不起的東西,但在普通人眼裡已經是相當“異常”的現象了,一開始只是幾件小事引起的爭端,谷崎以為只要默默忍受等到畢業、等到自己成為足夠成熟的人便可以悉數原諒吧,但人都有不可碰觸的逆鱗,一旦輕易涉足便無可原諒。

他的妹妹當時安慰他,「成熟面對自己愛恨的哥哥大人 ,即使一點都不成熟直美也很喜歡哦。」

加入偵探社,不是因為什麼崇高的理由,絕對不是。

谷崎也不知道自己模糊不清的言辭究竟解釋了些什麼,他不像太宰治那樣巧舌如簧,不是個合格的人生前輩,那雙直視他的紫金色眼睛從那些斷續不接的語句中究竟明白了什麼,雖然很想知道,但最後也學對方害羞時撓了撓頭乾笑幾聲算是尷尬地結束這個話題。

一隻戴著半截手套的手伸至面前,敦將零食遞到正垂頭有些喪氣的谷崎面前,那是一枚多拿滋。

「剛才盡顧著自己吃了,給谷崎先生留了一個,很好吃的。」

這…………這其實就是便利店買的。

「能和谷崎先生聊天真的太好了,感覺快要成為朋友一樣。」

我們不是?哦,好像的確還不是。

「以前總覺得各位在離我很遠的地方,但其實都像這枚甜甜圈一樣,中間空空如也,缺點無數,」敦將東西輕輕拍到人手上,「但我很喜歡。」

真是太危險了,敦君。總有天會被這份天真救贖吧,谷崎有這種預感。





「一起回家吧,谷崎先生。再不回去小鏡花和直美小姐都會擔心吧。」


谷崎捏住手裡的袋子,揣進口袋應了聲便拿起外套追上。他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他與眼前的少年其實年歲相同,與其做個了不起的前輩,還是這樣一同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更輕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