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07

《オムライス》






自國木田獨步被關進橫濱市警留置所已經三天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那個男人自願接受了“被懷疑者”的身份被帶離偵探社,無人上前阻止。敦一邊整理這段時間累積的文書一邊觀察各位社員,少了國木田先生的偵探社,哪裡都透著不對勁。

之前與國木田先生一起行動的人,是他,敦不禁在內心自責,當初為什麼不攔下那個人。攔不住啊,那樣高貴的靈魂,走之前還不忘叮囑“代我看好這群人”什麼的,他也有心無力啊,敦苦笑看著一如往常卻又略顯怪異、機械運轉的各位。

不知不覺就到了午飯時光,眾人仿佛約好般都說有事外出,太宰先生也還在醫院吃著病號餐,剛才還和他通電話一通抱怨,敦想今天自己可能得在“漩渦”獨自進食了。

剛下樓,敦就聽見招呼聲。

「哦,敦!」

「亂步先生!?還有社長?」

「怎麼這麼晚才下來,又被與謝野塞了一股腦文件吧。省省吧,靠我們是永遠做不完的。」江戶川亂步無奈地擺了下手,語氣里竟還聽得出點頗自豪的意味。

還有臉了,明明帶頭欺負新人這種事您做的最明目張膽,敦忍住一顆吐槽偵探社頂梁柱的心。

「等國木田君回來再好好向他抱怨吧。」

「國木田先生要被釋放了嗎?!」敦順勢坐在了兩人對面。

「還沒有確切消息,所以」如貓瞳般細長的眼縫閃過狡黠的光,亂步伸長腦袋靠近,「我們要讓事情朝那個方向發展。」

我們。是我們。這細微的變化令敦有點開心,又有些惶恐。

「…………那、那個我們先吃飯吧,吃飯更重要對吧社長。」一直坐在一旁沉默的福澤諭吉也點頭同意。

「老闆,來三份蛋包飯!一份不要番茄醬!」

名偵探擅自做了主張,一副“決定好了”的模樣令人不忍心責備,敦暗歎口氣,聽天由命。

「亂步先生,你們是打算做什麼嗎。」

「什麼都不做有失身份。」

「可是」敦頓了頓,看了眼對面安靜喝日本茶的福澤,道出了自己猶豫不決的理由,「那會是國木田先生真心期望的嗎。我們的行動又會給周圍帶來困擾嗎,就像…………」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敦。」亂步難得坐正,綠色的瞳孔完全暴露在空氣中,冷靜的令敦無地自容。

蛋包飯上來了。畫著大大的紅色愛心,金色的蛋皮包裹著醬燒翻炒過後后的深色米飯,敦拿銀勺輕輕戳了下表面,心不在焉地嘗了一口,有些甜呢。

對面的名偵探倒是因為美食一時又忘了正事,舉手歡呼大口饕鬄的模樣像小孩子一樣,社長的那份沒有番茄醬,估計是不嗜甜,若不是與亂步先生一起也不會吃這插著小旗的兒童餐吧。

沒過一會兒,福澤便作勢去拿櫃檯上的醬油,一手伸向小瓶子一手掀住他寬大的和服外掛,不讓它打擾到坐在里座的正吃得高興的人,名偵探也默契地稍矮下身,完全不在意地繼續與人說“漩渦的蛋包飯世界第一啊”。

這不禁令敦有些羨慕。

除了時間問題,果然還是自己在某些方面的自覺不足啊。抱歉了國木田先生,您的抱怨等到以後再聽好了,偵探社這些人都是些自說自話的肆意之徒,我也只能與他們同流合污了。

「亂步先生,您說,我該怎麼做。」敦停下手中動作,一臉“任君差遣”的認真表情。

「嗯嗯你等會兒…………」口齒不清的亂步滿意地點頭,一切盡不出他所料。



「等下,還有件事。」接下“準備不會輕易被人懷疑又符合名偵探身份的巧妙偽裝”任務的敦正捏著下巴暗自考慮,已食畢的亂步輕步走到敦身旁,抓起敦的手左瞧右瞧。

「怎麼了亂步先生。」

「我送給你的手套壞了,為什麼?明明其他人送的都還完好無損。」

「誒…………」這虎化的異能怪異的很,他也很想問為什麼每次他自身已經傷痕累累了這套工作服依舊會在第二天原地復原,也是很奇妙,除了這雙不斷磨損的半截手套。

「我明白了…………稍等一下。」名偵探突然一副了然的狀態,隨即在自己的褐色斗篷里一陣摸索,在敦瞪大的雙目面前變出兩隻嶄新的手套。

您這是什麼神奇斗篷?!

「這可是將來要用來拯救他人、重要的手,得好好保護起來啊哈哈哈哈哈。」

亂步自認很有道理地大笑而去,咖啡廳門扉上的鈴鐺聲也隨著笑聲遠去,敦莫名其妙地望向社長,對方也只說“他本性不壞”就繼續喝茶,享受午後的片刻安靜。

敦在桌底下褪下舊手套,細細打量自己的雙手,既有許多孤兒院留下的傷痕,也有一路戰鬥過來無法徹底復原的傷口,稱不上是有力的手掌。




一杯牛奶“咚”地擱在桌上,敦回神地抬頭,紅髮的異國少女將頭高傲地一抬,斜眼睥睨著他,掩嘴一笑。

「小貓咪,快點長大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