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06

《茶漬け》







衣物貼在皮膚表面不斷摩擦,高陽烈日懸掛白空,暑氣漸上心頭,堵在胸腔內悶著出不去。

標配的西服三件套的港黑優等生同學,中原中也,走在橫濱市區的大街上,路人無一不為他那一身黑烏烏的裝扮側目,這種天也要努力保持自己酷炫的人設,實在令人敬佩,若有人敢嘲笑他看上去很熱的帽子和很傻的披肩外套,很好,你玩完了。

五大幹部,意外的小心眼。

中也擔心地看了眼自己意大利定制的小洋皮鞋,怕被過熱的泊油路糟蹋,四顧一周,遂埋頭鑽進了街邊一家茶餐廳,瞬時冷氣將他包圍。果然,這條命還是空調給的。

服務員扭扭捏捏地行至面前,不敢得罪又無可奈何,面露難色。

「先生,我們這暫時客滿了,您看…………」

中也一挑眉,一聲鼻音砸到服務員頭上,有點重,有點沉。

「有願意拼桌的客人嗎?!」

服務員將求救的目光投向一眾埋頭喝茶的吃瓜群眾,饒了一圈沒個回音,急的快抓耳撓腮,終於有只细胳膊弱弱地舉了起來。

「那個,不介意的話,我這裡沒問題。」举手的少年尷尬地一笑,心下不情願也不行,他還希望這家店好好活下去。

中也靠近瞇眼一看,心想世界真是小,走哪都能碰見對家。




中島敦豎起菜單擋住自己的臉,以便讓對面的人將他當成背景板,僅有數面之緣的兩人可沒什麼聊天的話題,安靜吃完走人實屬上策。

可不巧中原中也最討厭被人忽視的感覺了,就像說了個冷笑話完全沒人聽似得,他一想到之前和梶井等人糟糕的溫泉之旅,就有點氣。

好歹這隻人虎小子之前還托自己轉交過東西,就算尬聊他也要聊。

「喂!推薦點好吃的!」一路走過來他也餓了。

菜單被中也一掌拍下,敦目光茫然看著對方,一時間說不出話。

「傻小子,聽得懂人說話嗎?啊?」中也又在人眼前晃了兩下手,敦一個激靈反應過來,他好歹是偵探社的人,任何時刻也絕不做丟身份的事,國木田先生多次更與他叮囑過,不就是尬聊嗎,他可擅長了。

「中原先生」敦覺得他應該沒記差名字,「之前多謝您幫忙。」

中也“啊啊”的有氣無力答應,不顧形象地將下巴抵在冰涼的桌面上,全然沒有剛才那股氣勢洶洶的作態,得怪窗外這作怪的天氣。

「那…………我推薦茶泡飯吧。」

「哈?」那是什麼寒酸的玩意。

「請不要瞧不起它」敦莫名挺直了腰板,「既然到了平民的餐廳就該入鄉隨俗,您、您不試試怎麼知道。」

這話說的有點沒骨氣,但那毫不讓步的信念卻讓中也好奇了,他倒要瞧瞧這隻素食老虎的品味如何。

誰知對方像是打開了什麼閥門似得,撿起菜單一通介紹,金枪鱼茶泡饭、咸鲑鱼茶泡飯、咸鳟鱼茶泡饭、甚至還有什麼奶油味的,說是将发酵的香味和牛奶的风味完美结合,突出了平民食物的创新力,展开了茶泡饭纪元的新可能。

哇,好像有點厲害的樣子。

簡單純粹的人和單純的人總是很容易建立對話的橋樑,比起口不对心的,比起言不由衷的。即便立場不同,也可以暫且放下過往不用劍撥弩張硝煙四起。

「對了,上次芥川收到那盒點心過後…………還好吧?」

「恩?挺好啊 。」好的第二天都看見那小子偷笑了。

「哇…………好厲害。」太宰先生,您学生的消化功能看起來比你想象的強大,完全不需要擔心。敦悄悄做了个合掌的動作,不小心被中也瞧見了。

「話說以後能不做這種麻煩的事嗎,我也是很忙的。」

「是是,不好意思,我一定会好好轉達给太宰先生…………」敦用力地點頭同意,眨巴幾下眼才后知后觉地捂住嘴。

看吧,果然是太宰。

中也將一勺米飯送入口中,鹽漬昆布和醃梅乾的味道沁了出來,海苔絲和雞肉的經典搭配虽然朴素,却不失真。他滿意地瞅著對面人一副欲作解釋卻又不知為何做解釋的糾結小模樣,將錢輕拍在桌上便起身。

敦呆呆地望著幹部大人離開的背影,臨走時那句“會保密的”實在有些帥過頭…………不過,外面日頭還挺大,您這樣出去真的好嗎。

答案只有本人自己知道。

之後,中也收到了寄來的找零和一張寫著“謝謝您”的紙條。




最近下班后同事聚餐,梶井基次郎發現一件怪事。

「中也先生,你也會吃茶泡飯這種東西。」

「你不懂,這叫返璞歸真。」










*我也要返璞歸真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