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04

《桜桃》






6.19,今天是太宰治的誕辰。

這個令人琢磨不透的男人婉拒了偵探社為他開生日會的提議,說反正你們也只是想借別人生日為由讓自己開心開心。

與謝野小姐,你放在桌子下的酒還是留著下班滿滿品味吧。亂步先生,你是不是準備好要訂蛋糕,賢治在你背後一臉期待的樣子,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的雅興。國木田君,難道你第一天才發現我是如此的通情達理,才不會無端增加偵探社的開銷,這樣的話,是不是可以讓我早點下班。

畢竟,今天也是他生日啊。

國木田心想,這是那個整天幺蛾子不斷還覺得自己萌萌噠的男人?今天天氣不好?

他目送男人的背影出了大樓,慣是理直氣壯的白日翹班,恨其連生日請假都如此游餘時,才發現後面還跟著個白色小鬼,提著大包小包。

好啊太宰,你不僅不要臉你還當眾帶人偷跑。




中島敦手裡塞滿了同僚們送給太宰的生日禮物,繃帶、繩子、安眠藥、不知名瓶裝液體…………太宰先生,為什麼連我也要跟著請假。

但當太宰拜託他一起把這些東西抱回家時,他也找不到理由拒絕,誰讓這個人是太宰先生,他總是不能狠心的。

「太宰先生,不好意思,最近這幾天太忙了就忘記給你準備禮物了。生日快樂。」

「沒關係沒關係,敦君已經幫我大忙了。太幸福可是會死掉的。」

「什麼死不死的…………但求您今天別再做什麼讓人心跳停止的事了,就算是習以為常也還是會擔心的。」

「誒?敦君今天怎麼這麼坦率,突然有點難為情呢。」

「特殊的日子就要特別對待。」

少年一副自己很有道理的走在身旁,太宰好笑地瞥過頭。

「敦君,知道嗎,在生日這天死掉的人,人們會用櫻桃來紀念他哦。」

「那是什麼奇怪的習俗,意味不明…………為什麼是櫻桃?」敦實在不懂這些風雅的名稱。

「據說是有一個男人,在他生日的那天被發現自殺,櫻桃的來由不太清楚,但不覺得很有趣嗎,自己的生日和忌日都在同一天,會有人拿著紅嫩嫩的櫻桃來祭拜…………」

太宰比劃了一下,顯得對此十分有興趣,敦無奈地歎了口氣,

「如果,那個男人的人生就如櫻桃一樣鮮紅,死亡給予了他永恆,可終究是櫻桃啊,總是會被人們吃掉的。」

太宰眼神微暗,單純之人的話語總是輕易剝開人心,血淋淋的不見刀影。是啊,人總是會被人忘記的,能記住的只是昨日幻影。

「敦君還忘了一種可能,櫻桃如果放著不吃,腐壞過後就沒人願意吃了。」

少年突然停下腳步,他將手裡的東西都一股腦塞到男人手上。

「太宰先生,稍微等我一下。」

敦鑽進路口一家便利店內,沒一會又出來,手裡多了個玻璃罐頭。

「就當做我送的生日禮物吧,雖然有點隨便,但太宰先生你說那麼多其實也只是嘴饞了吧。」

少年遞過來一只裝著櫻桃的罐頭,深紅色的一顆顆排列在水中。

「這樣保存起來,雖然不夠新鮮但也不容易壞,您可以想吃的時候就吃。」

太宰愣了愣,他看著少年的臉忍不住輕笑出聲,接受了這份便宜又真摯的禮物。

「謝謝你,謹記、謹記。」

「太宰先生?」

「真是敵不過你們窮人家孩子的智慧。」

收到了非常意外的生日禮物,太宰的心情很是微妙,故不再多言,只說生日原來也可以很開心的。敦扁了扁嘴,不置可否。走到家門口時,他們才發現太宰的房門前放著一個籃子。

盛著顏色更深,卻看上去有些青澀的果子,和櫻桃相比,小了些。

這也是櫻桃?敦不由發問。

太宰也有些訝異,他蹲下身,一點也不防備地嘗了嘗那些來路不明的果子。

「不,不是,這是櫻花的果實。」

「那是不能吃的吧,很不乾淨。到底是誰送的?」

「誰知道呢」太宰吐出那有些苦澀的硬核,「放在這裡就算是烏鴉也不會吃的…………怕是某個笨蛋吧。」

某個會連這種事都搞錯的笨蛋?

敦看著太宰接過他手中的物品進了屋子,微笑著跟他道別,打算自己整理不再麻煩自己後,不忘帶上那籃子怪異的果實。

他有些摸不著頭腦地下了樓梯,突然往上看那間剛關上的門,心想那不能食用的果實多半是要放到腐爛了。








*“桜桃”和“桜の実”:櫻桃和櫻花果實可不一樣,後者味澀無毒,但別吃,不好

*嗯,我覺得應該猜得到誰送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