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03

《麻婆豆腐》






「小姐,今天會有好運哦。」

穿着沉重的老婦人放开少女的手,拍了拍其手背,隱在昏暗光線里的眼珠看不清顏色,泉鏡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頭,作身离开。

這裡是橫濱中華街,除了爭艷的異國美食餐館,占卜服務也是這條街的一大特色。

「小鏡花!」

中島敦終於在眾店鋪中搜索到少女的身影,他避開穿梭的人群,行至人前,

「稍微打聲招呼啊,還以為你又消失了…………你看,你想吃的涼麵我給你買好了。我們回家吧。」

泉鏡花抬头望著對方的满头大汗,搖了搖頭,手指向隔街的《千禧樓》。

「去吃那家。」

女人心怎麼這麼善變。



中國情調的寬敞大廳懸掛著深黃色的明亮吊燈,排列整齐的橙紅座椅和翠綠色的華麗屏風…………中島敦悄悄摸了摸口袋裡的荷包,好像不太妙啊。

鏡花拿起菜單,熟練地向服務員點菜,儼然不像第一次來這裡。

「和紅葉,曾經來過。」

少女依舊一副面無表情,平淡的聲音只是在描述一個既往的事實,敦卻自作多情地感到些許落寞,他想今天就讓女孩子任性一次,想吃什麼就吃,沒什麼比美食更治愈身心的。

「麻婆豆腐。大份。」

嗯?喵喵喵???

待到一大盤紅亮亮白花花撒著孜然花椒面的豆腐上來時,中島敦有點蒙,我是誰,我在哪,我為什麼坐在這裡。

「敦,試試看,很好吃。」

鏡花遞來勺子,一臉期待的樣子。自己喜歡的食物,總是想給親近的人分享,完全不顧及對方的感受,這種感情毫不講理,卻又無比誠實。

正當中島敦握著勺子進退兩難的時候,店門再度被推開,他看见来人心頭只有一個想法,橫濱真的很小。

「芥川?!」

「…………人虎。」

剛出現的黑衣男子仿佛踩到了貓尾巴,敦內心慌恐面作吃驚,差點失態地站起身,芥川則輕蔑地掃視二人一番,臉上的嫌惡之情不予言表,很清楚寫著“不愉快”幾個大字。

店家一看是熟人,當下建議拼桌,仿佛讀不懂這明顯不太對的氣氛。其實不然,高峰期時段,能空出來的位置自然要留給更能讓店盈利的客人,這位清瘦的青年,聽那咳嗽聲就不像是值得多留一桌的款式,商人的計較心理暗藏其中。

三人微妙的坐在一起,一個閉眼,一個望窗,芥川正對著鏡花,敦低頭看手。

好呀好呀好尷尬。

鏡花看著身旁的敦一副要慫不慫想開口又不好開口的樣子,倒沒覺得對方沒用,只覺得,敦原來也有這種樣子的時候。

她目不斜視地望著對面的拼桌人,以前那股厭怠的心情不再有了,因為她已從過去那片黑暗走出前進,至於面前的這個男人,她不知道。

她不了解芥川,但芥川卻能明白她行動的意義,是這種參差搭建起來的脆弱聯繫。

鏡花無聲地將面前裝著豆腐的盤子向前推了推,仿佛她是這家店的主人,默許對方享受這道她喜歡的中華料理。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即便不明白,也無所謂,因為沒有什麼是比吃飯更重要的事了。

少女試探的行為並沒有惹人不快,芥川沉默了許久,與鏡花隔空對視,終拿起來了勺子。一口下去,衝擊感瞬間在舌尖爆開。

芥川面部的肌肉微微抽動,但很快又壓了下去,跟上少女的節奏繼續不怕死的把豆腐往嘴裡送。敦覺得,這兩人都不愛說話,都不喜歡笑,估計也都會用眼神說話。

在下豈能輸給一個小姑娘。

原來,芥川這麼喜歡嗎。只想分一口而已為什麼還在吃我的豆腐。不解。

敦開始默默扒自己剛才買好的限定涼麵,不去參與這無聲的較勁。涼麵裡翡翠色的椎茸十分生脆,海鮮物不多不少,加上蔥花和醬料,味道又甘又辛,怎麼看都比你們倆吃的面紅氣喘的那個好,還便宜。

小鏡花尚且不說,同居人怪物般的胃他早就深有領悟的,芥川…………我敬你是條漢子。

「咳咳………」

喉嚨較常人脆弱的青年很快率先敗下陣,無光的眼裡那股不甘倒是似曾相識,敦悄悄觀察著二人,小鏡花,這種得意的表情女孩子還是少用哦。不雅觀。

看著芥川被辛辣的食物嗆得厲害,敦悄悄推過去一杯水,被嗆死了他可能還要負個旁觀責任,想想還是有點討厭的。

誰知有人不知好歹地,救急後把玻璃杯狠狠拍在實木桌上,“噹”的一聲,一副不需要同情要把對方捏碎的囂張模樣。

敦心中只想說,我怎麼了?我又怎麼了?我做錯了什麼?你們吃的豆腐還是我付的錢!要、要打架嗎,他沒在怕的!

「我吃飽了,謝謝款待。」

少女清脆的聲音打斷了二人,她拿紙巾擦了擦鼻口,仿佛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

「鏡花,你…………」

「今天,很開心。」

少女答非所問。

「芥川吃了我的豆腐,卻沒有一點做客人的樣子,很失禮。」

本只是緣分碰巧湊了桌,該吃吃喝喝就吃吃喝喝,老是停留在平時見面就打的狀態不僅對別人很失禮,對提供食物的店家也是。

這麼簡單的道理,沒人會不懂吧。



心滿意足後,鏡花主動牽起敦的手,飛快的從店門口消失。她雖然成功駁倒了芥川,但她其實並沒有多少把握。

「這次,我不會亂跑了。」

敦立馬明白對方話中的意思,答了聲好。鏡花不是不知道認錯,只是,她是個喜歡言行一致的人。她愛吃什麼她就要去吃,她的感情,都純粹的要命。

後一步走出店家的芥川龍之介,看著逐漸消失在夜色裡的二人背影,插著風衣口袋反方向走了。


真是太好了,鏡花。這是他曾經說過的話。人虎的身旁,於你而言就是那所謂光明的話。



善矣。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