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02

《カレー》






夜晚,通往偵探社宿舍的路上,兩個男人正並肩而行。

「啊~~累死人了~~~」

「如果不是你老打岔,事情早該結束了。」

「沒想到安吾身邊有那麼美麗的女性,一不注意就搭上話了。」

「託你的福,今天都沒來得及回社一趟,你可真是個大麻煩,太宰。」

剛從異能特務科結束總結調查的是偵探社的招牌組合,國木田獨步與太宰治。“魔人”带来的一系列事件基本已尘埃落定,虽然準確來說,这几天實地做事的大體只有國木田一人。

「…………有點餓了呢,好餓哦,國木田君。」

「不要靠在我身上!喂!你這個禍害!」

國木田雖然嘴上厲害,但也始终磨不過太宰的死皮賴臉,讓他進了家門。太宰不喜欢做飯,家里基本也常年不开火,总喜欢吃罐頭,吃完就上各门各家蹭点吃的喝的,为了影響其他員工的生活,他的搭檔只能妥協。

不过,這次事件若沒有太宰從中協調,那兩個年輕人也不會輕易配合,更不用說對事態一籌莫展的自己。

太宰的預測,究竟到了何種程度。

今日與太宰一起搭乘電車時他提及到這個話題,不為試探,只是真心的感歎而已,傷口剛痊愈臉色還有些蒼白的男人只說,

「沒有那麼厲害啦。我也是人,不像某隻陰溝老鼠,敢自稱為神。」

「只能說,在所有真實的光芒中,一直在成長的人總是會在一起的。」

國木田清楚太宰口中的“他們”是誰,卻依舊看不透這個男人。明眼人都明白這次事件其实远未結束,但現在不提這些煩心事,他打開冰箱才發現備用的食材所剩無幾,正想開口說出門吃夜宵時。

「做咖喱吧,國木田君,這些東西足夠了哦。」

太宰倚在水池旁,孩子般期待地看著他。

咖喱啊,咖喱也不錯。

洗淨手後,國木田將僅剩的幾個土豆、胡蘿蔔、洋蔥切塊,放進水裡適當浸泡,油燒熱後再放入蒜末爆炒,接著把雜七雜八的燴物都倒了進去,他的眼鏡稍有些起霧,他自己也餓的頭腦不清,但關鍵的料理步驟卻一步不錯。

太宰想幫忙把剩下的洋蔥也一塊倒進去,被國木田厲聲製止,

「笨蛋,洋蔥要最後放,因為很容易煮爛,你一邊安靜等著不要添麻煩。」

太宰只好乖巧地坐到客廳裡等候,在料理方面他的確一無所成,早點認輸比較好。

待到炒勻后加入適量水,烧开后中火炖二三十分鐘,再放入鹰嘴豆继续燉二十分钟。快炖好时,把苹果去皮,磨成苹果泥,放进锅里,搅匀,关火。


一定要关了火放咖喱块,开火放咖喱块,咖喱块沉入锅底容易糊锅。待咖喱和黑巧克力靠余温融化。搅匀,出锅。

還好他早上有提前在電飯煲裡保溫米飯,他的計劃總是如此一絲不苟、不差分毫。除了這個自然而然蹭飯的同僚。

「快吃,吃完就給我回家睡覺。」

「看上去很好吃的樣子嘛,賣相雖然稍微差了點,不愧是國木田君。」

太宰合上那本隨身攜帶的手冊,開心地吃下熱騰騰的日式咖喱。免費的,極好。

「國木田君原來喜歡這種偏甜的口味啊。好吃。」

「適當的糖分可以緩解壓力。」

「不錯不錯,這次沒有記下錯誤的知識。」

「你喜歡辣味的?家裡香辛料正好用光了。」國木田隨口問了句,也坐下身開動。

「不是,我對甜辣沒有什麼追求,非要為這種事爭個好歹也挺無趣的。不過我確實吃不下太辣的,那種辣到下巴快脫臼的。」

說完太宰做了個嫌棄的表情,國木田看著對方依舊一副不正經兮兮的模樣,覺得這樣才更加適合這個男人。

二人的談話夾雜著無味的日常,混合溫熱的米飯與濃郁的咖喱…………人都有非常多的面孔,但現在正大快朵頤對食物保持忠誠慾望的他們,一定十分誠懇。



門鈴聲突然響起,國木田起身去開門,納悶深夜還會有誰來拜訪,這裡住的可都是偵探社的員工。

門口站著的是常春頭小子,住在他隔壁的隔壁的上面的中島敦,後面還跟著他的同居人泉鏡花,穿著睡衣抱著兔子玩偶。

「那個,國木田先生,晚上好。那個…………」少年吞吞吐吐,看了眼身後的少女。

「那個,小鏡花說肚子餓了,聞到你家有……那個…………」

國木田心下了然,懶得再吐槽女孩子這什麼樣的反應機制,背後傳來太宰該死的笑聲,他怎麼忘了樓上還住著兩個正處於發育期的人,失策。


二人悄聲脫了鞋,進入屋子,和太宰那個滾蛋一起有說有笑地吃著自己做的一大鍋咖喱。

這樣好像也不是很壞。但國木田依舊要保持自己成年人的姿態,先批評了兩個不睡覺的小朋友後才加入他們。




第二天一早,咖喱被吃的精光,沒有隔夜的份了。








*其實,只是想給自己存個食譜/地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