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

枝松葉牡丹

一日一食、01

《水ようかん》






《死鼠之屋》事件告一段落,為了緩解連日緊繃的神經,偵探社特意開了場慶功宴。慶功宴的第二天,福澤諭吉提著一個漂亮的盒子,穿過眾人的視線。

「這不是香爐庵*嗎?」江戶川眼尖,那家店鋪的和風花紋他再熟悉不過。

「社長,這是要分給大家嗎?」與謝野接過提袋,打開淺墨色的盒子,裡面琳瑯排列著小巧的和果子。

「這是夏目老師送的,直美,給每個人準備一份茶,第三格抽屜裡的那種。」社長一發話,眾人心中了然。

夏目漱石,傳說中的異能者,提出“三分構想”的創始人,是橫濱兩大異能組織的幕後者。總之,於他們而言,是位大到不行的大前輩。

傳聞夏目十分嗜甜,走哪都會隨身攜帶甘物,這次送給偵探們的小禮物,也是他鐘愛的羊羹。

藻塩、蔷薇、蜂蜜、茶叶、黑糖。一口大小,包裝紙上的櫻花紋十分可爱。

想必那入口滋味也是極好,敦心想。

谷崎兄妹正忙著分發,太宰先生和國木田先生都忙於己任不在會社,敦靠著窗邊獨自想著心事。

「敦先生,你想要哪個?」賢治跳到敦面前,拿著盒子一副任君挑選的模樣。

「哪個都可以。你們先選吧。」

「那就把蜂蜜的給你吧,配上社長的茶葉一定很好吃。」

「謝謝。」

他漫不經心地接過屬於他的那份,眼神忽的捕捉到什麼,告了聲歉便急匆匆地跑下了樓,留下賢治一臉困惑。

「敦先生,不喜歡羊羹嗎?」




「那個,請等一下。」

拄著金屬拐杖的紳士回轉過頭,一個白色的少年正低腰虛喘。

「那個,請問您就是夏目先生嗎?」

夏目漱石打量了對方幾秒,才想起偵探社的這號人物,啊啊,虎少年,地味到不起眼的那個新人。

「有什麼事嗎?」

「非常感謝這次您的出手相助,還有……還有………」少年著急地斟酌著詞彙,可惜他大腦里的可用量實在可憐,「還有謝謝您的禮物,大家都很喜歡。」

「你吃了嗎?」

「沒、還沒。」

夏目瞇起那只未被遮住的眼,銳利地仿佛將人看個對穿,

「你這是瞧不起我們甜黨嗎,敷衍的應酬話是跟太宰學的?令人不快。」

「不是不是」敦連忙擺起手,懊惱自己的失言「只是我………對太甜的東西有些…………」

像孤兒院垃圾桶里翻出來的糖果,像藏在樹根下偷埋的不捨得吃的腐爛蛋糕,太甜太膩的東西,他本能的有些不適。

夏目感覺站著在大街上同一個後輩爭吵有些不像話,調頭往車站方向走。

「你,跟我來一個地方。」




鐮倉某個僻靜的地方,坐落著幾座文雅的小居,夏日的清風常來到訪。

敦初來到訪,端直正坐在棉麻的墊子上,他望著廚房里老先生忙碌的身影,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口中不禁發出感歎。

寒天*在水中浸泡至色澤暈散,小火慢慢地將其熬成漿狀,等到沸騰再加入赤豆沙,攪拌均勻,晾在一旁待到冷卻,再用冰冷的刀具切塊,裝盤。

豆綠色底的小碟上,光滑、緻密、如玉般半透明狀的小物,色如藤之濃紫,又如菖蒲之紫,無論怎麼看都像一件藝術品。

「少年,你的名字是?」

「中島……敦。」

「敦,試試這種。」夏目將碟子推到他面前,寶石輕顫顫的身體教人不禁想伸手撫摸。

敦此時覺得自己的手是罪惡的,這隻勺子也是,它破壞了這道點心完整的外觀,卻帶來了全新的體驗。

「好吃…………」敦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完全沒有甜膩的感覺。

「這是夏日限定的水羊羹,比起我送你們的那套,新鮮得多。」夏目也將一塊羊羹放入嘴中,清甜柔和的滋味過令人欲罷不能。

「真的……一點也不覺得反胃…………」涼絲絲的入口即化,他又吃了一勺。

不能吃太多,會上癮,會著迷,明明在心底給自己設了一道頑固的防線,今天卻輕易地過了界。

「夏目先生,您請我吃這麼好吃的東西,真的很感謝。」他本只是偶然看見對方,想為之前的事道謝而已,敦心中對這位一直泯然隱於市中的人帶有某種親近、憧憬,怕是他自己也沒意識到。

「小孩子,多吃點甜的才能快點長大。」

雖然甜黨的話並不那麼在理,但敦心情很好,仿佛暫時除卻烏雲的天空,得到片刻的安寧。

「夏目先生,這個真的好好吃啊…………我可以帶點回去分給大家嗎。太宰先生和國木田先生工作回來肯定很欣慰。」那些好看的櫻花煮羊羹鐵定早早入了亂步先生的肚皮。

「不行」正在大快朵頤的夏目拿手帕擦了擦嘴角,「大人就該多讓他們受點罪,好體會這世間的艱辛,就當做是我和你之間的秘密,怎麼樣?」

「秘密?」這個詞仿佛天生就帶著誘惑的甘味,敦想了想點頭同意。

「那………我可以跟您學做這個嗎?只有我一個人吃到感覺有點………不公平?」

夏目好笑地看著少年帶著期盼的眸子,他想起以前自己對料理這類事也是不盡人意的,只是當再無人可幫他做心愛的甜食時,他才自己動手學著做。

生在充滿自由、獨立和自我的現代,所付出的代價便是不得不嘗嘗這種孤獨吧。一點也不甜,不滿,令人不滿便要主動尋求改變。

「看你天分。一周只准來這裡一次。」

「真的嗎?」

「但不能告訴任何人我的住所,這是第二個秘密。」

「社長也不知道?」敦想起之前這位先生還一直化身作貓,待在他們身旁。

「怎麼可以讓他們知道,那兩個一有事就想依靠別人,可饒了我這把老骨頭吧。」

突然放鬆下來的老人家平躺在榻榻米上,除去那優雅沉重的帽子披風,他也只是個喜歡曬太陽的慵懶老頭子。

「還是當貓好,當只悠閒的貓,總有女人替我準備好美食和床鋪。可惜啊……綺羅子小姐可是個好女人。」

意外的沒志氣呢,夏目先生。敦悄悄地轉過頭偷笑,沒被人發現。

想必是經歷了漫長歲月,消磨掉了種種銳氣,便成為了如此坦然之人吧。

他有一天也會成為這樣的人嗎?敦竭盡腦力地去想象,果然現在的他還到不了那麼遠的地方。

「快,快去把廚房打掃了。年輕人動作麻利。」食足後的夏目開始對客人頤指氣使,像隻傲慢的老貓。

少年明明今天才第一次正式結識這位先生,卻覺他是如此的熟悉,仿佛很久之前便認識,不過既然接受了別人的好意,還吃了親手製作的茶點,他倒樂意做一些小事,討老人家歡心。

「是是,我這就去。」











*《香爐庵》:橫濱有兩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寒天:瓊脂

*夏目先生的性格部分是我瞎編。本來當隨筆寫,一不小心又啰嗦了幾千字,無奈。



评论

热度(8)